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新笔趣阁 > 玄幻奇幻 > 牧神记 > 第一四一五章 只愿善人昌
              屠夫此时也在战场?#26657;?#36965;望着那惊艳的刀光,当所有?#29287;?#20853;浮空的一刹那,刀的大道在轰鸣,他对这种大道很是熟悉。

              刀之道,鸣不平,斩荆棘,守一方。

              现在,秦牧做到了第三步。

              当那种守护的精神冲天而起的时候,众志化作长城,加持于秦牧手中凡铁之上,让他拥有破开一切?#29287;?#37327;。

              欢呼声在战场上响起,延康的将士们?#31185;?#31361;然一下子高涨起来,热血在他们体内奔流,那种狂放贲烈的刀光和刀道激励着他们,让他们奋勇厮杀,悍不畏死,向敌阵冲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南天的半神们?#34892;?#36831;疑,?#34892;?#24778;慌,战场上,?#31185;?#22914;同天平,一方稍重?#31361;?#21387;过另一方,很少有完全平衡的时候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们面对如此虎狼之师,畏惧了,怯懦了,他们开始后退,即便是后面的监军提剑连斩数十人,也不能阻止这种溃?#25317;那?#21183;。

              看到他们溃逃,延康的军队?#31185;?#24840;发高涨,衔尾追杀,战场变得血腥而惨烈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夕阳西下,苍山如海,残阳如血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场战役是南疆广袤战场的一角,并非是南疆战役中最惊心动魄最惨烈壮观的一战,南疆发生的战事有比这更为惊心动魄,更为惨烈可歌?#21892;?#30340;战争。

              待到战况不再那么激?#36965;?#24050;经是入夜时分,各路军队的主将开?#35760;?#28857;人数,霸山将军询问道:“斩开南帝神兵的人在哪里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将士们寻到秦牧所在的那一伍,延康十人一伍,十人还剩下三人,里面并没有秦牧。

              有年轻的士子摇头,在追击之?#26657;?#20182;们失去了秦牧的踪迹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将士们沉默,回去禀告霸?#21073;?#38712;山也沉默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将军百战死,在战场上是常有的事情。

              深夜,战场上鬼火斑斑,也有着神通者点燃火炬,在战场寻找战友的尸体,那三个年轻的延康士子四处搜寻,期待能够看到熟悉的面孔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们现在才知道为何那个刀疤脸老兵会让他们记住战友的面孔,记住,是为了在战事结束后送他们回?#36965;?#19981;让他们的尸骨在冷风中受寒,不让他们葬在外地,让他们带着战士应有的荣耀回归故里,葬于祖坟。

              血如霜,凝固在一具具尸体的表面。

              鬼火飘动,那是幽都的使者在接引战场上的游魂,一个个记不住其面目的老人乘着纸船出现在战场的每一个角落,不管敌我,让战死者的魂魄登上纸船,将他们送到幽都中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些阴差的马灯每?#31354;?#22312;游魂?#29287;?#19978;,任?#21892;?#29983;前是多?#27425;?#22823;的将领,或是多么?#25300;?#30340;士卒,都要登船。

              此时,一艘纸船上,秦牧与幽天尊坐在船上,屠夫坐在马灯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四周一片寂静,只有远处传来来自西北的士兵,操?#25490;?#37325;的地域口音,在黑夜中长声呼唤同伴的名字,唤其魂归来,莫要误入幽都,幽都有土伯,虎面牛身,会提着冥河鞭驱赶他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听着那悠长的呼唤声,?#34892;?#20837;神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幽都有幽都的规矩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幽天尊道:“你想复活这么多人,便是违背幽都的规矩。土伯是不会答应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自然知道幽都的规矩,一口气复活这么多人,是违背幽都大道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道:“然而,土伯便是?#36824;婢厮?#24471;死死的,以至于我们都很?#27426;?#24189;天尊,延康,对于十天尊来说是弹丸之地,火天尊现在便已经开?#32423;?#24310;康用兵,将?#27492;?#30495;的横推过来,延?#24403;?#20250;土崩瓦解,死更多的人。让规矩把自己限制死,等待我们的,只有败亡这一条路。土伯也希望跳出幽都大道束缚,何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幽天尊摇头道:“土伯现在还是土伯,幽都大道还是幽都大道,必须秉公办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榆木脑袋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气极而笑:“幽天尊,你回去告诉土伯,我之所以与你们相商只是出于礼貌!我直接复生这些人,根本无需过问土伯的意见!土伯答应也好,不答应也罢,这件事我做定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幽天尊目光落在他的身上:“你翅膀硬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硬得很,梆梆的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声音也硬邦邦的:“古神器重我,是因为我是万劫?#24187;?#22823;法师,古神期望我能用我的法术复活他们,哪怕是他们魂?#21892;?#25955;,我也能将他们的魂魄拉来。等到我复生人族,就给我讲规矩了?我有能力,我为何不能用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幽天尊依旧面无表情,道:“战场上死人无数,你复活他们,除了是逆幽都而行之外,还会消耗自己的法力,你能救多少人?#31354;?#20123;人的身体已经被毁,就算你精通造化之道,修?#27492;?#20204;的肉身,但你又能修复多少人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眼角跳了跳。

              幽天尊继续道:“这里只是无数战场中的一个,其他战场,死人无数,你能将他们都救起来吗?每一天,甚?#25769;?#19968;瞬间,诸天万界都有不知多少人死亡,你能救得了他们吗?牧天尊,就算你是天尊,力量也有穷尽之时,你救不了所有人。更何况,?#28909;?#20320;大规模?#28982;?#24050;死之人,幽都大道便会约束土伯,让土伯来?#24895;?#20320;。土伯,大道所生,身不由己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站起身来:“任何?#24597;?#24189;都秩序的,都要受到?#22836;#?#34987;?#19968;?#28781;的世界,不?#30772;?#25968;,延康不要成为其中之一。因为,?#28909;?#22303;伯被幽都大道束缚而不得不出手的话,毁灭的世界更多!这些年土伯之所以不动你,是因为他在与幽都大道规则抗衡,对抗大道的命令。幽都的道,早就要抹杀你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复活的人越多,?#22836;?#36234;重!待到?#22836;?#38477;临,非但你复活的人要死,还会有不知多少人被你牵连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站起身来:“幽都大道,不近人情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幽天尊道:“天地大道,本来便没有人情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太理想化,你太现实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突然催动牵魂神通,天地玄门竖在身后,朗声笑道:“我因为太理想化,往往会在现实面前碰得头破血流!你因为太现实,因此陷入自闭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幽天尊扬了扬眉头:“土伯是不会借力量给你的,天公也不会借他?#29287;?#37327;给你复活这些人族的士兵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需要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放声大笑,神藏洞开,祖庭浮现,上方是玄都,下方是幽都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神藏中的伟?#35835;?#37327;涌出!

              大道起祖庭,造化蒙昧开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是他?#29287;?#24335;入道神通,第十四重天,第十五重天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道起祖庭,演化幽都和玄都的大道,造化蒙昧开,则是以造化之道修复这些战死的战士的肉身,激活他们的血?#28023;?#35753;他们身上的死血重新焕发活力!

              幽天尊默默的看着他,没有阻挡,任由他施为。

              正在战场中收尸的那些延?#21040;?#22763;呆呆的看着一位位站起来的战友,他们身上还有着血斑,然而他们的身体却开始恢复,他们的伤口愈?#24076;?#24515;脏重新恢复流动,死去的身体器官也再?#28982;?#22797;活力。

              有人欢呼起来,紧紧抱住刚刚复生的战友,笑着笑着却哭出声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战场太广阔了,战死的战士太多,即便是秦牧,他也感觉到越来越吃力,复活这些战士耗费了他太多的法力和精神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的气息衰败下来,与此同时他还感觉到来自幽都的大道的躁动,他违抗大道,逆转生死,让幽都的大道下达铲除他的命令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感觉到幽都中的土伯在强行镇压幽都大道,也感觉到幽天尊在抵挡大道的命令。

              终于,这片战场上战死的延康战士一一复生,秦牧体内一切力量似乎已经?#26408;。?#36720;然倒下,他衰弱无比,难以站起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幽天尊对抗着幽都大道的命令,从他身边经过,再度登上纸船:“不要去幽都了,你去幽都之后,土伯便不是保你,而是杀你了。那里,幽都?#29287;?#37327;太强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谢谢。”秦牧声音微弱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幽天尊身躯?#34892;?#20725;硬,没有回头,淡漠道:“不必谢我,你做出逆转生死的事情,?#19968;?#22914;实上禀土伯,土伯公正无私,会记下你的恶行,将来一并清算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露出笑容,努力大声道:“两年半时间,最多两年半时间,便是玄都之战,事关天公生死!你去不去?”他说的太?#20445;?#21095;烈?#20154;?#36215;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关我屁事?”幽天尊冷冰冰道,驾驭纸船驶入幽都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却露出笑容,仰面看着天空,只见东方吐白,太阳快升起来了,他喃喃道:“他一定会去的,一定会的……幽天尊虽然因为理性而自闭,觉得看穿了一切变得冷漠,但是他一定会去。他的心还是热的,滚烫的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屠夫走到他?#37027;?#26041;,只见东?#38477;?#24425;霞越来越亮,一轮红日从霞光中冉冉升起,道:“当年我没有你这种逆转生死的神通,?#28909;粲校?#25105;也会违背土伯,也会?#28982;?#25105;的战友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?#31508;?#30528;升起的太阳,沉默了良久,突然低声吟道:“霜落?#20185;角?#23454;,风卷北邻夜?#29301;?#19990;事正匆忙。天意哪可问?只愿善人昌。刀道,就是人之道啊……牧儿,歇息够久了吧?#23380;?#21543;,我们继续前进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摇摇?#20301;?#31449;起身来,努力跟上他的脚步,迎着旭日的光芒走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任何后天之道,都是人之道!”他语气坚定的说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屠夫回头?#27492;?#19968;眼,露出笑容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————牧神记首发在起点中文网,正版除了有起点中文网,还有QQ书城,QQ浏览器小说板块,微信读书,牧神记近四百五十万字了,还望大家支持正版阅读。
          012期特码资料

            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40400日韩美女图片 重庆老时时彩360开奖结果 时时彩黄金计划王 沈阳站街女地址 pc蛋蛋幸运28定胆位 北京pk10走试图 顺發三肖六码 pk10全天计划网页2期班 买大小单双技巧 大胸美女原干惠写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