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新笔趣阁 > 玄幻奇幻 > 牧神记 > 第一六零九章 昊天帝
              白玉琼来见孟云归,却见孟云归正在插花,手中捏着一枝花,却迟迟插不下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插花考验的是艺术感和空间层次?#26657;?#25554;出来的花在空间上有着层次之分,阴影,留白,展现视觉冲击力,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,都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作为术数大家,插花其实不难,而孟云归却怔住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白玉琼走上前去,笑道:“孟师兄在想些?#35009;矗俊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孟云归轻声道:“我有一个梦想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?#35009;矗俊?#30333;玉琼不解。

              孟云归清醒过来,把玉辰子的话从脑袋里清除出去,笑道:“一句呓语罢了。白天师,你要我办的事情,我已经办到了,你可以放?#29287;恕?#20294;下不为例,不可再有第二次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白玉琼道:“当然不会再有第二次。这天下即将一统,像我们这样的天师,在今后已经很?#35328;?#26377;用武之地了。昊天尊登基称帝,所有权力尽握手?#26657;?#26080;人能够与他抗衡,没有任何势力能够对抗天庭。我们这些天师,离?#37117;?#24402;田也就不?#35835;恕!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“但愿如此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孟云归道:“凭我们的功劳,你我?#20040;?#33021;够分到一座诸天,在我们的诸天?#26657;?#20154;族可以活的很好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白玉琼?#25239;?#38378;动,压低嗓音,道:“你去过南天吗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孟云归瞥她一眼,默不作声。

              白玉琼道:“南天人族,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,而是牲口,让我不寒而栗。我上次去南天,几乎是逃着出来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孟云归沉默。

              白玉琼道:“火天尊的做法,?#34892;?#22826;无耻,明着是说保全人族,但其实是把人族当成牲口,自己则是给半神养牲口的牧犬。咱们功成名就之后,麾下的诸天,会变成南天吗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会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孟云归这话一出,才觉得自己语气重了,放缓语气道:“我们与火天尊不同,火天尊求的是权势,我们求的是一个安身之地。他求权势,必须要讨好半神,拉拢半神,放低姿态,摇尾乞怜,因此火天尊在对付开皇对付牧天尊时,总是冲在最前面。我们则是凭自己的本事,捞取功劳,用功劳换一个安身立命之地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白玉琼迟疑一下,道:“倘若天下太平了,天庭下令让我们?#29287;?#22320;变成南天呢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孟云归眼角?#35835;?#25238;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过了片刻,孟云归道:“不要想这些杂七?#24433;说?#20107;情,你我做好本分即可。火天尊取死有道,已经活不了太久了。我在很早之前便预见了他的?#21171;觶?#21578;诉了虚天尊,倘若虚天尊嫁给他必然会受其牵连。而今,已经到了应验的时候了。?#20445;?#35814;见第一二三四章太帝无双)

              白玉琼思索片刻,道:“那么我们,会成为第二个火天尊吗?昊天尊信不过人族火天尊,难道便能信得过人族白天师,人族孟天师?”

              ?#30333;?#21475;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孟云归低喝一声,四下看了一眼,神态严肃:“白师妹,你我曾是同门,我这才提醒你,否则你也是取死有道!你现在的言行非常危险,今时不同往日,你说错任何话,都可能给你带来杀身之祸!从前有十天尊,因此说错话没?#35009;矗?#32780;现在只有昊天尊,就算天尊说错话?#19981;?#27515;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白玉琼叹了口气,躬了躬身,转身离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孟云归捏着花枝,继续插花,喃喃道:“我有一个梦想……该死的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玉辰?#24433;?#24515;下来,慢吞吞的回到自己的住所,上宰大?#20960;?#20182;安排的住处可以说遍布眼线,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被监视得明明白白,没有半点秘密可言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也不以为意,坦然住下,该吃?#24895;?#30561;睡,没有丝毫压力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天庭则在忙碌开来,张罗着昊天尊的登基大典。

              到?#35828;?#22522;大典这一天,可谓是热闹至极,又神圣庄严,诸天万界的主宰纷纷?#20384;矗?#21508;种神圣展现各色异象,天上有神女衣裙飘飘,洒下朵朵神花。

              花瓣满地,前来参加大典的各路神圣根本不会踩在地面上,而是行走在厚厚的花瓣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天界张?#24179;?#24425;,?#32771;?#27599;户都挂着灯笼,看守门户的神兽也纷纷抖擞精神,龙蟠在柱子上,凤凰飞上枝头,麒麟坐在门前,威风凛凛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典举行,太初天帝身着帝袍,头戴帝冠,接受群臣膜拜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尊也跪在下面,叩拜太初。

              宣礼官唱礼,礼罢之后,太初天帝焚香祷祝,说了退位?#23391;?#30340;祝词,如德行有缺愧居其位云云,又赞扬昊天尊的才干品?#25314;?#22240;此退位,请昊天帝登基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太初天帝摘下帝?#31069;?#33073;了帝袍,放在玉盘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尊慌忙拒绝,诚惶诚恐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太初天帝不悦,坚决退位,立他为帝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尊跪地,磕头连连,求父皇收回成命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太初再度要求昊天尊登基,昊天尊伏地嚎啕大哭,推辞不已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太初天帝勃然大怒,喝道:“昊儿,你要看老父死在这个位子上,你才肯登基吗?”说罢,拔出帝剑,便要自刎。

              群臣慌忙上前,?#30333;?#22826;初天帝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太初天帝挣扎不得,只得掷剑,喝道:“你们劝我有何用?去劝进新帝,让他登基才是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群?#21152;?#21435;劝昊天尊,昊天尊伏在地上大哭了一场,众人再劝,他这才止住哭,被群臣搀扶起来,送到凌霄殿的帝座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太初亲自为他戴上帝?#31069;?#31359;上帝袍,而后一步一步退了下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群臣跪拜,高呼昊天帝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太初也跟着跪拜下来,高呼昊天帝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尊叹道:?#21322;?#25165;德浅薄,全赖诸君扶持,这才国泰民安,天下太平,诸天兴盛,匪乱不起。诸君,今后日子漫长,还望多多扶持朕。众爱卿,平身吧,请入席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众人起身,各自入席,神女侍者鱼贯而入,流水般奉上各种珍馐佳?#21462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突然有神将来报:“有人负荆请罪,跪在南天门外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朝堂上一片哗然,群臣交头接耳,议论纷?#20303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“难道是牧天尊真的来降朕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心中微动,笑道:“给朕将请罪之人押?#20384;礎!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过了不久,果真有一人光着膀子,倒背双?#30452;?#25414;绑结实,背后还插着些荆条,被押上朝堂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凝目看去,?#34892;?#22833;望,群臣的?#25239;?#33853;在那人身上,一个个又惊又喜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陛下登基,东帝青龙闻风来降,此乃大吉之?#31069; 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众人纷纷称贺,东帝青龙跪伏在地,朗声道:“陛下顺天应人,臣心服口服,自知难以对抗天威,特来归降。恳请陛下责罚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起身,迈步来到东帝青龙身旁,从他背上抽出一根荆条,?#20061;?#25277;了几鞭,随即丢了荆条,伸出双手将他搀起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来人,备袍,给青龙披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笑道:“青龙勿怪,之所以还要抽你,是因为你从前与朕为敌,自立为帝,所以要鞭?#33258;?#25171;。不过,你知道悔改,朕欣赏你的才能,所以愿意接纳,不计前嫌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东帝青龙哽咽道:“陛下知遇之恩,不杀之恩,青龙肝脑涂地也无以报答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哈哈大笑,为他披上衣袍,道:“爱卿入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东帝青龙坐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太初微微皱眉,东帝青龙归降出乎他的预料,东天青帝是他的人,昊天尊一统天下,早晚会对东极天动兵,到那时,东天和东极天都是太初?#29287;?#22320;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现在东帝青龙来降,这块领地便直接归入昊天帝的名下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只能忍了。”太初心中默默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突然,又有神官高声唱道:“?#35328;?#29287;天尊使者玉辰子,上殿献降表祈降,求天恩?#39057;矗?#32593;开一面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此言一出,又是一片哗然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面带笑容,心中大快,瞥了太初一眼,心道:?#21322;?#30331;基第一日,功绩便胜过你几十万年!父神,你斗不过我,这帝位,我已经坐?#21462;!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玉辰子上殿,垂头,双手高举降表,脚步很慢,走入殿中跪拜下来,朗声道:?#30333;锍记?#29287;知陛下武功盖世,天威?#39057;矗?#19981;能敌也,因此祈降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哈哈大笑,起身道:“牧天尊与我虽是敌人,但朕也?#24352;?#20182;的勇武,朕能?#20040;?#19968;员大将,胜过得天下!降表呈来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上宰大臣慌忙将降表取来,昊天帝意气风发:“念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上宰大臣迟疑一下,展开降表念去,朝堂中群?#32487;角?#29287;的降表,哄笑一片,很是快活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秦牧在降表中所列出的延康财富,更是让他们动心,一双双眼睛散发出幽幽的光芒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即便是天尊,也不禁为延康的财富心动,各自盘算自己能够瓜分到多少财富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上宰大臣念?#35282;?#29287;所写的“?#23478;?#30561;了?#20445;?#31361;然灵光一闪,跳过这段话不念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微微一笑,心道:“他倒识趣,是个可造之材。只是阆涴?#19978;?#20102;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上宰大臣读完降表,将降表呈给昊天帝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把降表放在一旁,淡淡道:“牧天尊文采飞扬,朕以为降表当印发几百万册,发到各个诸天中去,让你们这些大老粗都学?#25226;?#20064;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陛下圣明!”朝中一片歌功颂德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心花怒放,宴赏群臣,待到大典过后,群臣散去,只有火天尊、虚天尊、祖神王、太初、太极、阴天子等人留了下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道:“牧天尊举国投降,兹事重大,因此留下诸位道友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祖神王连忙道:“陛下?#25512;?#32780;今我们是臣子,岂能再称我们为道友?#31354;?#29022;我们了!陛下倘若觉得我们还有用,称一声爱卿,便已经是得天之幸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假意道:“当年太上皇在位时,对天公土伯尚?#39029;频?#21451;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阴天子出列,高声道:“此一时彼一时也!一朝天帝一朝臣,旧时的规矩不能用在今日的朝堂上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勉为其难道:“那么朕只好从善如流了。诸?#35805;?#21375;,延?#30340;?#20204;看该怎么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火天尊躬身道:“陛下,延?#30340;?#26159;人族,按理应该归入我南天的管?#21073;?#25105;乃人族天尊,不消几年,便可以将延康的反贼调教得永无反叛之心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尊淡淡道:?#25226;?#24247;?#30343;?#28779;爱卿有这么大的胃口,一口吞下去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火天尊道:“陛下,人族归?#21363;?#29702;,咱们当年有过?#32423;ā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阴天?#26377;?#36947;:“火天尊,此一时彼一时也。过去的?#32423;ǎ?#24590;么能用到现在?#31185;?#22825;之下莫非帝土,率土之滨莫非帝臣。整个宇宙洪荒都是陛下的,哪有?#35009;?#20320;的我的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众天尊一起皱眉。

              火天尊冷笑道:“阴天子,这里也有你说话的份儿?下去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帝微笑道:“忘记告诉火爱卿,阴天子已经不是冥帝了,朕打算封他为阴天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火天尊气极而笑:“从前封天尊,靠的?#26538;Φ拢?#21518;来靠的是武力,现在封天尊难道靠马屁不成?我羞与之为伍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尊?#25104;?#24494;变,哈哈笑道:“火爱卿还是火爆脾气,一点没改。哈哈哈,阴天子封天尊之事暂且按下。朕能坐上这个位子,火爱卿居功至伟,朕敬你一杯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火天尊慌忙起身举杯,惭愧道:“陛下,臣的脾性一直没改,让陛下见笑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昊天尊一饮而尽,放下酒杯,笑道:“火爱卿的脾性朕还能不清楚?你我虽不是亲兄弟,但胜似亲兄弟!朕的江?#21073;?#26377;你一半!”
          012期特码资料

            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虎下载app领取38元彩金 大发快三大小单双经验 比分网 彩名堂手机版 pk10两期6码倍投方案 中彩彩票下载安装 萧山凯豪大酒店小姐 万人炸金花官方下载 君彩时时彩计划软件 北京pk10中奖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