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新笔趣阁 > 玄幻奇幻 > 牧神记 > 第一七四七章 无涯老人
              第十六纪混沌长河,玉京城?#26657;?#20004;道火光突然顺着琴弦烧来,四公子紫霄脸色微变,急忙抖手,那火焰已经烧到他的指头上!

              四公子一口气吹出,试图吹灭指头上的火焰,然而那火却突然变得无比凶猛,被他张口一吹,竟然烧得他皮开肉绽,两根指头顷刻间便被烧去血肉,露出白骨。

              啪啪。

              白骨也被烧尽,化作?#21307;?#28779;焰顺着他的这二指点燃了其他指头!

              四公子抬手?#25238;?#21491;手,衣袖一挥,断手飞入混沌长河,只见他右手在混沌长河?#34892;?#29066;燃烧,很快烧成一把灰,不复存在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四公子紫霄面色一沉,拂袖道:“世界树下的老东西,竟然逃出来了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大黑山?#26657;?#31206;牧心中微动:“看来,此人是我在过去宇宙的故人。当然,?#19968;?#26410;回到过去宇宙,他是我未来的故人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对于他来说,与世界树下那位可以抗衡四公子的存在相识,是未来发生的事情,但是?#38405;?#20154;来说,却是已经发生的事情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过,我在过去宇宙也不是那么不堪,?#20040;?#20063;是有朋友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露出笑容,向世界树下走去,只见沿途许许多多黑山像是一个个虫蛹,已经被破开,寄生在黑山中的史前强者正在破?#32423;?#20986;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黑?#38477;?#21183;力,要比盘踞在天庭的峰庶五老大了许多,那些从黑山中出来的史前强者还很虚弱,一个个在牵引天地灵气灵力,呼吸之间,天空中群星摇摇欲坠,?#26538;?#20063;变得黯淡了许多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走过来时,便看到了两三颗星辰因为这些史前强者的夺取而熄灭,变成死星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或许也有可能不是朋友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?#29287;?#33394;渐渐沉下,他这一路走来,感受到了深深的敌意。

              盘踞在大黑?#38477;?#21490;前强者,绝大多数都?#36816;?#27969;露出浓烈的敌意!

              “倘若我与世界树下的那个存在是好友的话,这些偷?#28903;?#24590;么可能对我流露出如此浓烈的敌意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面沉如水,后颈处汗水津津,心道:“这次可能不是拜访故人,也有可能是自寻死路?#31361;?#19978;门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原来的大黑山早已随着世界树的复苏而变得郁郁葱?#26657;?#21464;成了令人艳羡的圣地,而现在这些史前强者偷渡过来,吞噬天地灵气灵力来补充破灭劫中的消耗,导致这里?#30452;?#24471;无?#28982;?#33436;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微微皱眉。

              倒是前?#38477;?#19990;界树,愈发葱郁,茁壮,展现出托起诸天万界的挺拔雄姿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离离祖庭树,一岁一枯荣。混沌烧不尽,劫过又新生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世界树下,那个苍老的声音做歌,歌声突然带着怨怼之气,陡然间杀伐大作:“太易伐我树,天都烧我根!幸得春来顾,还我锦绣城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无视他人的敌意,迎着歌声走上前去,只见前?#38477;?#26641;下出现一个池塘,池塘不大,一白发老翁正在池中洗澡,双手扯着白毛巾用力在背后来回拉车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错愕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池水灵气逼人,赫然是太易的道树上滴落的道露和鸿蒙元液,被这老者混在一起,变成了他的澡池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太易的道树应该还会在夜间出现,滴下用来修补黑?#38477;?#36947;露。

              虚生花离开这里之后,余下的道露应该不足以弄出这么大的澡池,但数量也是不少了,这等宝物,竟被这老者用来洗澡!

              他非但泡在道露和鸿蒙元液?#26657;?#31455;然还在里面搓澡,当真是暴殄天物!

              那白发老者在池水中意气风发,瞥见他来了,笑道:“?#33268;?#23467;的老七,一起下来洗一洗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摇了摇头,道:“我乃鸿蒙之体,遍体无垢,已经无需借助这等宝物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鸿蒙之体很厉害吗?不见得吧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那白发老者哈哈大笑,从池塘中站起身来,秦牧移开目光去看世界树,那老者则坦?#21561;?#30340;走到池边,捡起自己的衣裳,穿戴整齐,道:“?#33268;?#23467;的老四,被我打跑了,我那神通即便是紫霄也得吃个亏。?#33268;?#23467;老七,你欠我一个情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收回目光,落在他?#29287;?#19978;,微笑道:“道兄?#25238;?#22235;公子的琴弦,只是为了救下峰庶三老罢了,这个情面,并非是给我的,是给峰庶三老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那白发老者摇头,鄙夷道:“峰庶五老算是?#35009;?#19996;西,也配我给他们留下情面?这五个老东西别的事不会做,天天只知道在树下打洞,唯恐?#25381;?#26426;缘活到下一纪,着实讨厌得很。这一纪,他们还打算盘踞在这里,我实在烦他们,这才将他们赶出去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见礼,道:“敢问道兄如何称呼?是何来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那白发老者似笑非笑,道:“?#33268;?#23467;老七,我的来历你还不知道?当年你来见我时,一眼便看出我的来历,毕恭毕敬,说承我很大的情面,还给我写了个欠条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张开眉心竖眼看去,却看不出这老者的根脚,只能看到一片神光笼罩住他的真身,自己的眉心竖眼无法看透那神光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当年,?#33268;?#23467;主人拜我,后来,太易砍我,好在他为了免得那些小?#19968;?#20174;树根中偷渡,不得?#24187;?#22825;都要取来道路,浇灌我的根须,为我吊了一口气。?#39029;?#30528;?#33268;?#23467;解封,从死亡中复活,好不容?#33258;?#20986;根苗,你又借太易的斧头来砍我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那白发老者瞥了秦牧一眼,道:“你看了我的根苗之后,自己种在自己的神藏?#26657;?#19981;曾想居然还被你?#21482;?#20102;,真是咄咄怪事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瞪大眼睛看着他,吃吃说不出话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也是到?#22235;?#26102;,才突?#24187;?#30333;过来,你为何说承我很大情面,还要给我欠条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白发老者摇了摇头,唏嘘道:“我原本还以为自?#36203;劑四?#28369;不留手无所不坑的七公子的便宜,没想到原来不是便宜,而是着实是个大坑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脑中轰然,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身边的世界树,又扭过头来看了看他,如是再三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砍了也就砍了,我再生便是,谁让我收?#22235;愕那?#26465;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那白发老者愁眉不展,随即振奋精神,笑道:“太易也要砍我,幸好是你出言,他才?#25381;?#19979;毒手。我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,这里每日地震,并非是?#33268;?#23467;传来的震动,而是我的根须在窃取破灭劫的能量,让自己生长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突然想了起来,世界树长出幼苗之时,大黑山经常发生地震,每次地震之后,世界树的幼苗便突然窜出一大截,生长速度惊人!

              ?#31508;?#20182;猜测世界树的快速生长,是?#33268;?#23467;捣鬼,故意让世界树成长起来,方便树根中的那些史前强者偷渡过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没想到,那一次次地震并非是?#33268;?#23467;所为,而是世界树的根须,在窃取混沌之气让自己快速生长!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一直提心吊胆,唯恐太易发疯又要砍我,幸好他走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那白发老者笑眯眯道:“太易留下你来修补黑山,结果你也走了,留下虚生花那小子,天天连个笑脸?#35009;挥校?#30528;实无趣。后来虚生花也走了,我便出来走动走动,藏在我根须中的那些小?#19968;錚?#20063;都被我?#35835;顺?#26469;。现在,你知道我的来历了吧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终于稳住心神,躬身再问:“敢问道兄如何称呼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那白发老者悠然道:“姓名是别人给的,我原本就是好端?#35828;?#19968;棵树,哪里有?#35009;葱?#21517;?不过,?#33268;?#23467;主人称我为无涯老人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默默点头,突然道:“生也无涯,道也无涯,道友的确当得起无涯老人的称号。只是我观道兄,并不像那么无为之人。道兄放出这么多史前强者,只会危及第十七纪,让第十七纪快速消亡。道兄既然复生,那么何不让第十七纪更长久一些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无涯老人瞥他一眼,道:“第十七纪是否成就,与我何干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微微一怔,道:“第十七纪倘若长久,破灭大劫便会迟些时间到来,甚至说不定第十七纪的生灵可以解决破灭大劫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与我何干?”

              无涯老人呵呵一笑,道:“我从混沌中汲取能量,每次破灭大劫之时,都是?#39029;?#38271;之时。我非但不愿第十七纪长久,甚至更希望它更快结束。?#33268;?#23467;老七,你寻错人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眼角跳了跳,突然微笑道:“道不同不相为谋,看来我来错了。告辞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别急着走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无涯老人衣袖抚动,世界树枝叶翻飞,笑道:“你我难得重逢,岂可不叙叙旧便走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哈哈笑道:“对于道兄来说是叙旧,但对我来说便不是了。?#19968;?#26377;要事在身,便不?#24230;?#20102;。告辞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转身便走,突然背后无涯老人的声音传来,悠然道:“?#33268;?#23467;老七,?#38477;?#26159;谁?#28079;闥突?#21040;过去,让你我相逢?我从?#25300;?#36807;你这个问题,但是你?#25381;?#22238;答。现在我想明白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前方,天色突然黯淡下来,世界树笼罩的范围之外是一片混沌末世的景象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止住脚步。

              背后无涯老人的笑声传来:“原来是我啊,是我?#28079;闥突?#21040;过去。难怪你不告诉我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面带笑容,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掌,太易之道在掌心中流动,隐隐化作一口太易神斧,笑道:“道兄,太易为?#25105;?#30733;你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件事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无涯老人捋了捋白花花的胡须,笑道:“我让?#33268;?#23467;主人砍死了他,他自然要报复回来。怎么,你也想砍我?”
          012期特码资料

            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银川沐足按摩经验交流 稳赚不亏 吉林时时预测软件手机版下载 双色球我要机选投注 领航pk10计划准吗 阿克苏精准扶贫app软件下载 台湾丝袜美女 宝马棋牌 双色球复式投注表奖金 郑州按摩推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