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新笔趣阁 > 玄幻奇幻 > 牧神记 > 第一百四十五章 翻修士子居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心头微震,太学博士,是用来解决天才难以因材施教这个问题!

              倘若霸山祭酒和少年祖师真能解决这一点,那么再遇到道子佛子堵门这个问题,便无需借天魔教之力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次击退道门道子和大雷音寺佛子,靠的全是天魔教之力,秦牧是天魔教少教主,而司芸香多半是?#37202;?#23110;,?#37202;?#23110;则是前代圣女和前代教主夫人,太学院完全可以说一败涂地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沈万云听着两?#22235;?#19968;言我一语,心里别提有多别扭,每次鼓足勇气想问出心中的疑惑却又欲言又止。

              终于,他还是忍不住道:“霸山老师,你说的师兄师弟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说这件事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霸山祭酒漫不经心道:“他和我是同一个师父,是我师弟,你要叫他师叔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师叔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万云沉默,半晌之后,道:“倘若我的修为实力?#20154;?#36824;高,?#19968;?#38656;要称他为师叔吗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霸山祭酒失笑道:“想?#35009;?#21602;?你不是他的对手。他的本事,要比你高出一筹。高出一筹是?#35009;?#24847;思你知道吗?就是比你高出一根筷子。高出一线是高出一根头发丝,高出一筹是高出一线的几十倍知道吧?而且,别说你打不败他,?#36864;?#25171;败了他你还是要叫他师叔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万云闷哼一声,讷讷道:“没打过怎么知道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别打,会输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霸山祭酒笑道:“他的本事是道子佛子那种档次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?#35835;?#25199;他的衣角,霸山祭酒连忙住嘴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是太学院出了名的大嗓门,心里藏不住东西,任何事都是快言快语的捅出去,刚才便将秦牧功法中的破绽所在位置捅了出去,现在又差点说出秦牧击败?#20013;?#36947;子的事情。

              霸山祭酒看向秦牧,起身道:“大祭酒让我?#38405;?#24418;影不离,也有让你跟着我的意思。?#36824;?#26082;然你是我师弟,那么便不要称我为老师了。我授课简单,就是一同出去历练。但是?#39029;?#38376;不能带很多人,带很多?#22235;?#26631;太大,我很难照顾周全。我上次出门,便只带着沈万云。这次出门既然必须带着你,那么只能再带一位士子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万云露出期待之色。

              霸山祭酒知道他心思,起身向外走去,摇头道:“这次不带你。我需要选择几位有?#25163;?#26681;基的士子,让他们一边就学一边随我修行,验证一下大祭酒提议的博士是否可用。这几人便作为太学博士的备选。师弟,你去天录楼,选择几册经卷路上带着,我路上教你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离开院子,应该是去寻几位?#25163;?#20986;众的士子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看了看沈万云,笑道:“沈师侄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沈万云面色微沉,起身道:“我一日没有败在你的手?#26657;?#20415;一日不称你为师叔!”说罢,走出秦牧的院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不以为意,看了看小狐狸和青牛,道:“你们收拾一下行囊,我去天录楼中选择几门神通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这两个?#19968;?#21917;得醉醺醺的,正吵嚷着要结拜,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心里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取来书牌走出院子,外面几个杂役走来,打算修整他的院子和门户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来到?#21644;猓?#21521;士子居外走去,这时只见士子居一栋?#38712;?#33853;的房门打开,一位位士子从房中走出,站在道路中央,面朝向他,一个个沉默不语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回头看去,只见后面的那些院落的门户也打开了,也有一位位士子从各自的院落中走出来,站在道路中央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些士子大都是被他打过的人,有的将自己的剑匣竖在脚边,有的已经背在身后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除了他们之外,还有几位是他没有打过的人,其中有与他一起大考的秦钰,还有另外几个世家大阀的子弟。整个士子居,大概只有卫墉、司芸香等五六人没有走出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还要再打一次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失笑,向前走去,他背后一位士子冷笑道:“弃民,不敢从巷尾开始吗?莫非你怕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停下脚?#21073;?#22238;头看了看出声的那个士子,好像是唯一一位被自己打了三次的那个士子。其他士子他只打两次,惟独这个士子话多,每次都叫他弃民,被他提着用脸写字,然后种在地里,算是打了三次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士子难以掩饰住兴奋之色:“弃民,你的弱点已经被霸山祭酒指了出来,这?#25105;?#35753;你从巷尾输到巷头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转过身来,认认真真道:“这位师兄,你叫?#35009;?#21517;字?我输了之后,也好知道是输在谁的手里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那士子脸上缓缓绽出笑容:“好教你得知,我姓雁,名叫清河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正色道:“我愿第一个败在雁师兄的手下,还请雁师兄不吝赐教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雁清河大喜,笑道:“你虽说是来自蛮荒之地,但倒也懂得进退。也好,我不会让你输得太?#25671;?#20986;剑吧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轰隆!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抬?#29275;?#19968;步迈出,强大的身躯竟然将面前的空气撞成一堵由空气组成?#37027;剑?#19979;一瞬,空气墙爆碎,秦牧几乎一拳轰出,拳头轰破空气,迸发出一团圆圆的白色气流向四下飘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怎么不出剑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雁清河顾不得以气御剑,急忙抬起双臂以?#25945;?#23567;臂来挡他这一拳,他现在根本来不及以气御剑,如果这时候还要?#23665;?#20986;鞘,只怕剑还未出?#39318;?#24049;便已经被一拳打死了!

              呼——

              重物破空声传来,雁清河身后一个个士子脸色大变,急忙错身?#33464;?#21482;见雁清河的身影从秦牧身边向后飞去,瞬息间便来到巷尾!

              巷尾,卫墉正要开门,突然一道黑?#21543;?#36807;,接着便是砰的一声巨响,一?#35828;?#30528;他的面大?#20013;?#36148;在巷尾?#37027;?#38754;上,身体深深陷入墙壁?#26657;?#36523;体四周?#37027;?#38754;凹下去很多,碎裂的石头上布满了蛛网状的纹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卫墉吓了一跳,急忙探头看过来,瞥见士子居巷子里的情形,眉开眼笑:“诸位师兄不要误会,我?#35009;?#37117;没看见,?#35009;?#37117;不会说出去的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刚要退回自己的房间,突然背后出现一个身影,卫墉急忙转身,却见霸山祭酒站在他的背后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别说?#21834;!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霸山祭酒悄声道:“让他打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卫墉心?#24515;?#38391;,道:“祭酒,你打算做?#35009;矗俊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霸山祭酒瞥他一眼,道:“我打算从士子居中挑选几位?#26723;?#25945;导的士子,亲自传授他们神通道法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卫墉还是?#34892;?#19981;解,霸山祭?#39057;?#24847;洋洋道:“我刚才?#39318;?#22068;巴大,将秦士子的肩头破绽捅了出去,挑拨这些士子,让他们知道秦士子的破绽。他们知道了破绽,便一定会向秦士子出手,秦士子便会出手击败他们。这样一来,我便可以知道这些士子的实力强弱了。只能接下一两招的肯定不行,?#20040;?#20063;要能够接下秦士子三五?#26657;排?#35753;我亲自教导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卫墉赞叹道:“真是个好主意!祭酒真是聪明。对了祭酒,你看我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霸山祭酒上下打量他,道:“你能接下秦士子几?#26657;俊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卫墉头大:“我也要出去与秦士子较量几?#26657;俊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霸山祭酒露出善意的微笑。

              卫墉头皮发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嘭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外面传来一声大响,又有一位士子被秦牧一?#23110;?#22312;地上,地上?#37027;?#30742;碎了几十块!

              那几位杂役正在为秦牧整修门?#38477;?#20063;是吓了一跳,一个个愁上眉头,一位老杂役慢条斯理道:“几位公子,动静小一点,不要让我们天天修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躬身道:“?#37327;?#20960;位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抬步向巷子外走去,经过一位士子身边,那士子眼角跳了跳,没有动弹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继续向前走去,一位士子刚要抬手出剑,只听轰隆一声巨响,那位士子直接被他一?#23110;?#20837;地底,只露出一个脑袋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破坏小点!”那位老杂役忍不住高声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连忙转身,小心翼翼陪个不是,然后继续向外走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又有一位士子忍不住出手,只听嘣嘣嘣的声响不绝,有如弓弦震动,这位士子的身形飞起,?#20197;?#22681;上,秦牧指力弹出的劲风将墙面打出几个破洞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位老杂役正要发怒,秦牧连忙转身再陪个不是。

              呼——

              一位士子飞上半空,手舞足蹈的落下,头下脚上栽在房顶,半截身子扎入房内。

              轰隆,一声震动传来,又有一位士子被秦牧撞得贴入墙?#26657;?#37027;几位杂役见状,都是唉声叹气,不再让他们动作小点儿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来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突然感觉到背后恶风扑面,急忙转身,迎面便见一道道剑光如同游龙,数十条游龙在上下翻飞,围绕自己?#26188;琛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“游剑?#21073;俊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惊讶,能够将游剑式炼到这种程度的士子委实不多,而?#21307;?#40857;意融入剑?#26657;?#26377;这么高深造诣的,应该是秦钰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并指,元气为剑,手指跳动,刺剑式、挑剑式、云剑式、抹剑?#38477;然?#30784;剑式施展出来,将一条条游龙般的剑光拦腰击溃,那些游龙的光芒散去,化作一口口利剑钉在墙上,嗡嗡作响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钰一套剑匣已经打空,露出惊慌之色,身法如龙正要后退,秦牧屈指连弹,铮铮铮五声爆响,弹指惊雷,将秦钰弹飞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实力不坏,我想见见那条幼龙的剑术。”秦牧赞了一声,向秦钰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几位正在修?#38477;?#26434;役见了秦牧剑法,纷纷喝彩,赞道:“小哥儿宗师气度!”
          012期特码资料

            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时彩开彩结果 新时时彩宝典下载 双色球胆拖投注 赌博押大小单双技巧 太原宾馆小姐图片 pk10赛车冷热规律 通比牛牛新手攻略 羽毛球彩票投注 银川小姐服务 欢乐炸金花最新版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