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新笔趣阁 > 玄幻奇幻 > 牧神记 > 第一百六十一章 完璧归赵
              那蓬头老者闭上眼睛:“寻不到转世圣童,你知道后果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巫尊躬身,带着屠夫的下半身后退,出了圣殿。他走出圣殿之后,只听殿内传来咀嚼声,仿佛有?#35009;?#19996;西在吃嘉措巫王的尸体。

              巫尊眼角又?#35835;?#25238;,腰身传来一阵剧烈疼痛,他只是粗粗的将自己放在嘉措巫王的下半身上,强行用法力将两者连接在一起,但是他们的血肉并未长在一起,骨骼、筋络、经脉、气血、精气不曾相连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必须要用秘药将两者结合起来,将嘉措的身体变成自己的身体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自从得到屠夫的下半身,以为此生的成就终于可以再进一步,没想到屠夫没死,反而寻上门来。而大尊因为肉身枯败,不敢与屠夫鱼死网破,以至于让他不得不放弃屠夫的下半身。

              嘉措巫王的本事虽然不弱,但是还不如巫尊从前的肉身,想要炼回从前的境界,还不知要过多久。

              巫尊忍着痛,带着屠夫的下半身下山,秦牧与屠夫和瞎子已经?#20185;剑?#22312;半山腰与他相逢。

              巫尊放下屠夫的下半身,见了一礼:“天可汗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屠夫看了看自己的下半身,又看了?#27425;?#23562;的腰身,摇头道:“你何苦呢?替我温养肉身两百多年,我肉身不死,还要多谢你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巫尊眼角又跳动两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取出那具金灿灿的下半身,道:?#25300;?#23562;,你的身体还你,我留着?#35009;?#26377;用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巫尊脸上肌肉抖动,声音沙?#39057;潰骸?#25105;用不着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用来炼宝也好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善意道:“我见你的身子还未曾接好,我也颇通医术,巫尊若是信得过我,我可?#22253;?#20320;接好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想?#27809;?#23475;我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巫尊冷哼一声,带着自己的下半身转身离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摇了摇头,叹道:“医者父母心,我打算借他的身体练手,再帮屠爷爷接?#20185;?#20307;呢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屠夫笑道:“你的医术,我信得过。当然如果能回去找到药师,由药师亲自出手,那就更好了,不过回到大墟时间太长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突然高声道:“老?#19968;錚?#36824;活着吗?”声音嘹亮,传遍全山。

              楼兰黄金宫圣殿中传来一个苍老尖锐的声音:“放心,天刀还不曾死,我怎么会死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这老鬼,竟然还活着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屠夫冷笑一声:“早晚要你死!我们走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抱起屠夫的下半身,三人一起下山。

              瞎子回头向山上看了一眼,若有所思道:“里面那人很强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屠夫舒了口气,笑道:“我没有下半身,?#20848;?#19981;是他的对手,所以要你陪我一起前来,便是为了对付他。这个老?#19968;錚?#36716;世了十七次,活了十八世,寿命只怕已经有万年了,却还不死。我与他斗过几次,很是厉害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失声道:“活了十八世?寿命万年?这怎么可能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?你在大墟中应该见过活了不止万年的神魔吧?#31185;?#23454;这世间,还有一些可怕的东西的,只是你现在还小,接触不到这样的存在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屠夫道:“那个老东西虽然不是神魔,但也相去不远,他知道许多往事,许多秘密。如果不是敌人,我也不会与他作对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瞎子点头道:“的确有一些可怕的存在。比如我的眼睛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摇了摇头,没有多说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心头微震,瞎子的眼睛是被人挖去的,但?#38477;?#26159;谁下的手,瞎子?#28216;?#35828;过,这背后又有着?#35009;?#31192;密?

              他们离开楼兰黄金宫,与灵毓秀汇合,前往草原上的蛮族城市,秦牧在城中购买了一些药材,从布袋里取出一口大鼎,道:“屠爷爷,我先将你的下半身煮一煮,炼去巫尊的血和巫毒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在鼎中放了一大缸水,将药材逐一放入水?#26657;?#24453;烧开之后,漫着药香,这才将屠夫的下半身放入水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狐灵儿紧张道:“会煮熟吗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瞎?#26377;?#30511;眯道:“待会闻到肉香?#25238;?#20415;是熟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屠夫怒道:“我的身体,神劈不死,岂会被一锅开水煮熟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煮了片刻,秦牧观看药水颜色,打开一个药盅,打开药盅,?#21448;心?#20986;几只晒干的红黑相间的蛤蟆,只有指甲大小,然后撒入鼎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那蛤蟆已经被晒干,但是入水之后吸饱了水反而活了过来,在滚沸的水?#26032;?#31388;,吸收巫毒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过了不久,几只蛤蟆中毒而死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?#21482;?#20102;一鼎水,如法炮制,反复?#35835;?#20061;次,将其中的巫毒淬炼干净,只见屠夫下半身的血液?#25351;?#32418;色,鲜血如同活过来一般,自动在血管中运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又煮了一鼎水,换上另外数十种药材,再煮屠夫的下半身,激发血肉活性,一直熬到深夜。

              灵毓秀小狐狸都已经睡着,青牛也去睡了,瞎子坐在地上拄着竹杖打盹,只有秦牧和屠夫还守在鼎边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拔出少保剑,递向屠夫,道:“屠爷爷,你的身体我切不动,需要你自己动手,将上半身下已经长出肉膜的地?#35282;?#25481;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用不着你的剑,我用我的刀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屠夫拔出杀猪刀,咬牙在自己身下切了一刀,切掉伤口结出的肉膜,他修为强大,立刻用元气封住伤口,不让伤口流血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将下半身从鼎中捞出,下半身的伤口还是新鲜的,无需再下刀。秦牧取出一个个玉瓶,小心翼翼的将龙涎涂抹在下半身和上半身的截面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龙涎刚刚涂上去,只见一根根肉芽在?#20260;?#29983;长,仿佛一只只红色小虫子不?#20808;?#21160;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没有立刻将两截身体接在一起,而是元气成丝,将一根根筋络和神经挑出,让筋洛相连,神经相连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指掌间涌出的元气丝越来越多,连接一根根肉芽,连接肉膜,连接肠胃,连接脊骨,屠夫的身体渐渐?#19979;#?#19981;过腰间皮肤还未生长出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最后在他的伤口处涂抹上龙涎,皮肤也自生长,将伤处连在一起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振奋精神,将屠夫扛起来,放在药鼎?#26657;?#23558;最后一包药材倒入鼎?#26657;?#29983;火慢慢熬煮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鼎?#26657;?#23648;夫双臂靠在鼎边,突然道:“牧儿,辛苦你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摇头,笑道:“我随着药师爷爷学医多年,本事都是药师爷爷教的,算不得辛苦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希望你不要像药师那样名声狼藉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水渐渐开了,屠夫舒服的吐出一口白色雾气,道:“对了,我刚才看你一直从那个小布袋中掏东西,这口鼎也是?#27704;?#38754;掏出来的。你那布袋有古怪,让我看看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将布袋递过去,道:“这布袋是我从楼兰黄金宫的宝库里捡来的,不知怎地,布袋里面有亩许地大小,所以被我用来装东西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屠夫打开布袋向里面看了一眼,面色古怪:“牧儿,你在黄金宫的宝库中捡来的东西可不少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?#25104;?#24494;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跟瘸子学可以,但一定不要上瘾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屠夫叹了口气,道:“其实我们村的人各有各的毛病,瘸子?#19981;?#20599;东西,药师动不动就下毒,而且四处留情。我呢,从前太嚣张,向诸神出刀,瞎子呢又?#38752;?#26080;人,而且骚情,聋子太傲,哑巴太有自己的想法,谁都不告诉。村长别提了,天天装作高深莫测的样子,婆婆又是一个惹祸精的性子。我就怕你把我们的缺点全都学会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肃然道:“屠爷爷放心,我自从出村以来,还?#28216;?#38383;过祸,祖师对我很是满意!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就好。你惹祸可以,但要能摆平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屠夫晃了晃布袋,笑道:“这种布袋我见过,叫做饕餮袋,是用饕餮的皮炼?#39057;摹?#22823;墟中应该有纯血的饕餮,但是咱们村一起上或许能够打得过。你这个饕餮袋用的皮,也不是纯血的饕?#21713;ぃ?#19981;过已经算是血统极高了。我从前见过的饕餮袋只有丈方大小,放不了多少东西,应该是用含有饕餮血脉的异兽皮囊做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惊讶,连忙道:“我见过一些房子,从外面看不大,但是里面的空间却很大,这又是何故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很简单,用含有饕餮血脉的异兽骨头,?#24515;?#30862;了,混入石?#29616;校?#25110;者粉刷也可以。这样一来,内?#38752;?#38388;便会变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屠夫道:“饕餮是神兽,龙的一种。这种神兽只吃不拉,?#20146;永?#30340;空间辽阔得很,皮用来炼制饕餮袋,骨用来造房子,都很有?#20040;Α?#21482;是纯血的太少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守在他身边,爷儿俩聊着天,不知不觉间秦牧坐着睡着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等到他醒来时,只见鼎下的火已经熄灭,正欲添火,旁边屠夫的声音传来,道:“牧儿,不用了,我感觉身体已经没?#35009;?#22823;碍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连忙回头,只见屠夫已经穿戴整齐,身上穿了条新裤子,是秦牧在买药的时候顺带买来布?#24076;?#20808;做好的那件裤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老者?#20185;?#26159;宽松大袍子,脸上的?#20197;?#31967;的胡子也?#36824;?#24471;干净,显?#20204;?#28165;爽爽,不怒自威。

              屠夫上下打量他,连连点头:“你已经长大了,从前我们帮你,现在你已经可?#22253;?#21161;我们了。很好,很好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瞎子的声音从外面传来:?#21543;?#29482;的,再说下去你便走不掉了,你的那个?#38477;蘢飞侠?#20102;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屠夫向外走去,道:“你的饕餮袋中有一个神之手骨,我先帮你收着。这东西,你现在还拿不得,那尊神还活着。你拿着的话,只会给自己遭灾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吓了一跳:“手骨的主人还活着?”
          012期特码资料

            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性感美女脱衣 如何开时时彩平台 天天乐百人炸金花棋牌 云端上娱乐 老时时彩宝典 乌克兰美女viagra 双色球胆托投注金额表 pk10手机投注网站 瑞彩网网站 ag我刚开始赢几万后面全输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