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新笔趣阁 > 玄幻奇幻 > 牧神记 >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一剑开皇血汪洋
              堂屋?#26657;?#29392;灵儿趴在龙麒麟背上一动不动,偷偷的张开眼睛,看到一个个人头滚落下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幅景象很?#26538;?#24322;,明明没有敌人,但是这些天人境界的强者只要踏入这个院子便立刻死于非命!

              其他人如临大敌,一位天人境界呼喝,剑气如霜,银霜缠绕周身,慢慢的走入院子?#26657;?#30446;光警惕,四下扫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的剑法凌厉,无数剑光在周身游动,仿佛一只只细小无比的游鱼,欢快的围绕他游来游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采取的是被动防守的打法,数以千计细小的剑鱼围绕游动,蕴藏着他无比雄浑的修为,只要遇到敌意便会立刻反击,给予对方致命一击!

              他也是迫不得已,敌人来无影去无踪,根本看不清敌?#35828;降?#22312;何处,如何出手,便有这么多天人境界的强者送命,实在诡异到了极点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没有遇到任何危险,但依旧不敢放松警惕,慢慢的移动脚步向秦牧等人睡觉的堂屋走去,然后,他看到?#20204;?#25346;着的那幅画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在这幅画前点了一根蜡烛,将这幅画照亮。

              画上画着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的背影,背着一柄剑,中年男子?#29287;?#20391;过来,似乎在用眼睛的余光在看画者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眼睛的余光流露出了惊天的杀意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惊鸿一瞥,被画者捕捉下来,变成了这幅画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尽管画中只有这个中年男子,但是给?#35828;?#24863;觉却仿佛这幅画还有无穷的信息没有被画出,这些信息隐藏在画中?#29287;?#30333;处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是一场恐怖战役刚?#25112;?#26463;,无数强者的尸体倒伏在这中年男子的脚下,滔天血海中尸体飘起,白骨被血?#31454;歟?#27867;着异样的颜色,无数剑下的冤魂在被阴差擒拿,拉入幽暗之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而幽暗的世界?#26657;?#38271;着两只九曲长角的魔神正在举办一场欢庆的喜宴,庆祝这些强者的冤魂成为他的宾客和食物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就是这幅画中留白隐藏的讯息!

              院子?#26657;?#37027;天人境界的高手看到了这幅画和画中人,突然怔了怔,看到了自己的头颅正在从脖子上滑落,他感觉到这一切都变得如此缓慢,自己仿佛正在缓慢的跌入没有任何光亮的黑暗?#26657;?#36234;来越沉沦,无穷无尽,永远也坠不到黑暗的底部。

              咚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的头颅落地,滚动了两周,双眼依旧瞪得滚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突然,一只大手探了过来,将他的人头抓了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院子外还有九人,一脸惊恐的站在那里,只有那位白眉老者青山道人还算镇定,便是他将刚才那位天人境界的高手头颅抓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也是众人之中唯一一位生死境界的大高手。

              青山道人看向那位天人境界高手的眼睛,吐出一口浊气:“好剑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其他八人急忙看来,颤声道:“青山前辈发现了?#35009;矗俊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们看他眼睛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这八人凑过头来,只见这位天人境界高手的左右眼瞳?#26657;?#21508;有一道剑光,这剑似乎是迎面刺来,然后下一瞬间,这位高手的生命便被?#25112;幔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青山道人托起这颗头颅,朝向秦牧等人睡觉的堂屋,道:“剑来?#38405;?#37324;。那里究竟有?#35009;矗俊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他缓缓的挪动身躯,慢慢的寻?#21307;?#24230;,然后看到蜡烛摇曳的光,接?#36276;?#21040;画的一角,道:“是一幅画。我看到画中?#35828;?#34915;角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青山前辈,何须如此麻烦?直接摧毁这栋房子?#22836;孔永?#30340;人不就行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位天人境界的强者突然出手,剑丸腾空,剑丸中剑光如柱,呼啸着向秦牧等人所在的那栋房屋刺去!

              那剑柱粗大无比,所过之处一切都被旋转的剑光绞碎!

              延康国师开创的绕剑?#21073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延康国师并非是藏私之人,开创的剑式很多都已经流传出去,江湖上的剑派也多?#34892;?#28860;国师剑术的人,而出手的这人便是其中的好手!

              他在绕剑式上的造诣,还在许多人之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一剑大气磅礴,若是扫中堂屋,必然会将堂屋中的一切都绞成齑粉,不?#21019;?#22312;,不管是屋中的秦牧还是都天魔神或者龙麒麟,都将被搅得粉碎!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要?#38405;?#24133;画动杀意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青山道人脸色大变,想要出手阻止,已然来不及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只见这道剑柱仿佛突然间遭遇到了无形的壁垒,静止在空?#26657;?#28982;后剑柱寸寸瓦解,接?#25490;?#30340;一声剑丸炸开。

              刚才出剑的那个强者眉心多出一道红印,一滴鲜血从红印中流出,接着摇摇?#20301;?#22103;通倒地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心戒备!”青山道人厉声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的气势爆发,体内传来六声轰鸣,却是灵胎、五曜、六合、七星、天人、生死六大神藏统统打开!

              在他四周,一尊尊天人境界强者立脚不住,被他滔天的气势?#39057;?#19981;断后退。

              呼——

              青山道人身后,神魔虚影浮现,龙首人身,如同神明降临,半边身子在虚空,半边身子踏入现实。

              青山道人手中抓住一面明镜,紧张无比的盯着秦牧等人睡觉的堂屋,声音沙?#39057;潰骸?#20320;们还不快戒备?作死吗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堂屋中正在假寐的秦牧眯着眼睛,看到他的身后一个人影从墙上飘了下来,他只能看到一个中年男子的背影,被烛光拉得很长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个从画上走下来的中年人身子?#32972;?#30246;削,背着一口宝剑,很是静?#31069;?#20687;是没有肉身?#29287;椋?#39128;向院子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那个身影抬头看天,拔出了背上的剑,舞剑低歌,剑光动,鱼龙舞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一剑开皇血汪洋,山河在,?#25343;?#33579;,左?#19968;?#39038;,故国不再人束旧装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一动也不敢动,只觉这天地间突然间到处都是犀利的剑气剑光,在自己的身边穿梭来去,游走于时空之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他闭上眼睛,但眼前还有从黑暗中闪过的剑光,撕裂黑暗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的耳边听到剑气破空的声响,很急,很短促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张开眼睛,眼前到处都是纵横交错的剑光,院子外面又传来一声声怒喝,又有恐怖的波动轰然冲击,昏暗的夜色?#26657;?#36825;个小村庄的其他房屋飞上了天空,在空中瓦解,碎裂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心头怦怦乱跳:“聋爷爷赋魂了,给画中的村长赋魂了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突然,所有的声音和光芒消失,?#20599;偷?#27468;声也径自消失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眼睛半睁半闭,?#32769;?#30475;到一个身影走来,向他走去,似乎要回到他身后的画?#23567;?#31361;然,那个人影崩散,变成了一滩墨迹落在地上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呆了呆,急忙张开眼睛,小心翼翼的回头看去,看到了墙上挂着的画变成了一张白纸。

              灯光摇曳,四周寂静无声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吐出一口浊气,狐灵儿张开眼睛,低声道:“公子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现在安全了,睡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道:“明天还要翻?#21073;?#26377;很长一段路要走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狐灵儿埋首,秦牧也?#20185;硤上攏?#30475;了看烛光后面的那幅白?#21073;?#24515;中一片宁静。

              到了第二天,秦牧醒来,起身来到院子?#26657;?#21482;见昨晚的那个小村庄已经变成了一片白地,其他房屋都已经不翼而飞,?#30343;?#19979;他们这半个院落,墙壁坍塌了大半,东屋倒了半边,西屋的房顶?#35009;?#20102;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洗漱一番,支起锅做早饭,狐灵儿把都天魔王的机关弄好,和都天魔王一起跑了出去,狐灵儿惊叫不已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龙麒麟迷?#38498;?#31946;醒过来,到外面看了一眼,打个哈欠,舔了舔爪子,用湿漉漉的爪子胡乱洗了把脸,好奇道:“咱们到哪里了?昨天的那个村子哪里去了……教主,开始吃早饭了吗?今天我的赤火灵丹,能撒一点孜然吗?我想换个口味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抓了些孜然,取来半?#28902;?#28779;灵丹,撒在上面。

              龙麒麟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伙食,抬起头疑惑道:“只有半斗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气道:“你现在胖的几乎跑不动了,半?#39277;欢?#20102;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龙麒麟道:“我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你克扣伙食,?#19968;?#38271;不大的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还长身体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大怒,试图捏一捏他肚皮上的肉,发现根本捏不动:“你?#30343;?#38271;身体,是长肉才对。你自己捏一捏,看能否捏出个褶?#27704;矗 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龙麒麟?#37319;?#20986;爪子捏?#22235;螅?#21457;现的确捏不动,道:“我是喝?#39038;?#20063;能长肉的体质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狐灵儿跑了过来,气道:“龙胖,你今后便喝?#39038;?#21543;!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龙麒麟连忙护住自己面前的赤火灵丹,赔笑道:“我这还?#30343;潛欢?#24597;了,总想多吃一点。半斗就半斗,不能再少了,否则真的要饿得皮包骨头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都天魔王走来,看到秦牧已经吃饱喝足,正在?#20204;?#21462;下?#30343;?#19979;白?#38477;?#30011;,道:“这画是你家大人画的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点头。

              都天魔王沉默片刻,道:“画中的人也是你家大人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将画轴放入饕餮袋?#26657;?#20877;次点头。

              都天魔王道:“我并不怕他们。不过,你将我锁在这具魔神像里面也?#30343;前?#27861;,不如你解开封印,我的意识离开你们的世界,回到都天,不再踏足?#35828;?#22914;何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不置可否,道:“灵儿,吃快点,咱们?#30473;?#32493;?#19979;貳!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都天魔王头大。

              狐灵儿吃饱之后,秦牧上前帮忙刷洗碗筷,将洗好的碗筷收入饕餮袋?#26657;?#30475;了看饕餮袋中的余粮,道:“可以支撑到大墟。魔王大人,走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都天魔王跟?#20384;矗?#36947;:“我不怕他们,我真身降临,谁也不惧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神?#20185;?#33033;连绵不知多少万里,秦牧等人来到山脚下,只见这道山脉陡峭无比,灵猿难?#21097;?#39134;鸟?#35759;傘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取出延康地理?#36857;?#32454;细搜寻,笑道:“枯寂岭峡?#26579;?#31163;这里不远。咱们走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正说着,突然天空中的阴云裂开一线,一条红色巨蛇从云层中探出头来,口喷大火,将云层烧得四下散开,接着金灿灿的虫潮从裂开的云层中飞出,四下里飞去,有几只虫子向这边飞来。
          012期特码资料

            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火龙果计划软件官网 三肖码3肖6码中特 南宁酒店特殊服务 微信捕鱼0.01-20元炮 时时彩老玩家的经验 加拿大28开奖计划软件 深圳桑拿 打麻将规则及图解 北京pk拾计划在线 群pk10在线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