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新笔趣阁 > 玄幻奇幻 > 牧神记 > 第四百一十七章 大恐怖
              (上章有错误,村长去上苍一事是宅猪记差了,已经修改。)

              延康河州,早晨,海雾茫茫。

              河州城防的将士很多年后都很难忘记这一幕,灰蒙蒙的海面上雾气弥漫,一头巨大的独角鲸鱼从港湾中跃出,那鲸鱼庞大无比的身躯从他们上空跃过,像是一朵乌云笼罩河州城的船坞。

              然后鲸鱼越来越小,坠入城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城中的将士还未清醒过来,又看到了海面的雾气中驶来一个巨大的阴影,那是一艘龟甲船,船体上还爬满了各?#30452;?#22771;,一面玄武旗迎着海风飘扬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艘大船直奔港湾的船坞而来,眼看便要?#33485;?#33337;坞上,突然这艘龟甲船离地数十丈,长出了四条腿,从一艘艘楼船上空走了过去,轰隆隆的走入城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城中的将士呆呆的看着这艘从他们面前走过的大船,只见这艘船上竟然还有腾蛇盘绕,巨蛇哗?#24598;?#30340;震动着翅膀,绕在船桅上。而船上的士兵模样古怪,龟背人身,身缠腾蛇,形成一种古怪的共生关系。

              潭州也遇到了怪事,潭州以千潭著称,城外城内有千多口深潭,潭深不见底。这日,突然千潭干涸,潭中的水和鱼统统消失不见,许多人向谭中看去,只见一口口深潭?#25758;?#31455;然有青铜做的门户。

              潭州府尹下令让人前往潭?#25758;?#30475;,回报道:“潭底的青铜?#24222;?#23553;印锁上了,无法打开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府尹惊疑不定,就在此时,突然其中一个青铜门户开启,里面走出来遍体生鳞的男子,转身又锁上门,向门中吼道:“知道了知道了,烦?#35828;?#23110;娘!人?#39542;?#25105;,我也是应祖宗诺言出去帮忙……我不会好勇斗狠,我是咱们土行族脾气最好的人!看?#35009;?#30475;?再看一拳打碎你们膝盖……我没说你,我说上面的这些土鳖巨人……我知道锁门,比我老娘还啰嗦!”

              潭州府尹等人站在潭边,只见一个五尺长短的矮子脸上长满了飞扬的胡须,小心翼翼的把青铜大门锁了,然后登上?#29420;礎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潭州府尹上前,好奇道:“这?#30343;?#20804;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那遍体生鳞的矮子警觉地看了看他:“土鳖巨人,别想打我们土行族的主意,从前我们规定好?#35828;模?#22320;上是你们这些土鳖巨?#35828;模?#22320;下是我们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潭州府尹瞠目结舌,却见那矮子向潭下高声道:“婆娘,放水,免得这些巨人抢咱们的地底世界!”

              一个个深潭中顿时水浪翻涌,很快所有深潭被水填满,又是碧波如鳞,水中鱼儿很多。

              潭州府尹正要询问,突然只见那矮子往地下一钻,消失不见。

              潭州府尹等人瞠目结舌:“这地底还有人住?他们在地底怎么活下来的?”

              而在南?#38477;牧?#24030;多供奉柳仙,则发生了柳树成精化青龙飞走的事件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全国各地,也屡有怪事发生,一时间乡里议论纷?#20303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“牧儿,这便是那日我在天上所见的阵法,我没有来得及细细查看,只能记起这么多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山庄?#26657;?#23648;夫将自己两日所画的日月星辰交给秦牧,秦牧不禁头皮发麻,只见这座大殿里放满了各种各样的图画。他捡起一张星图,屠夫所画的星辰外表是一颗星星,但是内里有着极为复杂的构造,相当繁琐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颗星辰是魁星,其阵法?#21450;?#38544;隐呈现出黑面獠牙的鬼神形象,一手提笔,一手金印,脚下是鱼龙祭坛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又捡起一张星图,这星图是贪狼星,阵法呈现出龙龟?#21450;福?#33050;下也有一座祭坛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皱眉,一张张星图看去,这些星辰?#21450;?#22823;部分都有一座阵法形成的祭坛,而星辰内部则用阵法形成神魔的形象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些神魔阵法和祭坛,?#38477;?#26159;做?#35009;从?#30340;?是让天象运转,还是另有作?#33579;俊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他心中隐隐?#34892;?#19981;安,倘若只是维持天空中的假天象运转,无需这么复杂,只需要让这些阵法发光即可。

              既然可以这么简单就能办到,为?#25105;?#24324;得这么复杂?

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些祭坛,与我用来召唤都天魔王的?#22368;?#31085;坛,?#34892;?#30456;似,只是阵法结?#20849;?#19981;相同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天空中漂浮着无数星辰,里面藏着无数祭坛,祭坛用来召唤神魔。

              试想一下,倘若哪天一场血祭,这些神魔降临,数以万?#39057;?#31070;魔下界,那该会是何等恐怖?

              别说延康,恐怕就算是当年的开皇时代,也会被摧毁吧?

              “延康国根本不值?#27809;?#36153;这么大?#29287;?#27668;去防备,去监控,那么这虚假的天象防备的?#38477;?#26159;?#35009;矗俊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他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            屠夫所画的星图阵法都残缺不全,他没有时间将这些虚假天象研究透彻便遭遇了镇守天图的神祇,不过他还是画出了大略。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压下心头的震惊,继续查看这些阵法结构,眉头越锁越紧,突然道:“屠爷爷,你对阵法的造诣如何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屠夫?#20384;?#23454;实道:“马马虎虎,不如瞎?#21360;!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去请瞎爷爷来看看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找来瞎子,请他过目,道:“这些阵法很?#26538;?#24618;,我从前?#28216;?#35265;过这种阵法。瞎爷爷,你有没有见过类?#39057;?#38453;法结构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瞎子将一张张图画浏览一遍,面色越来越凝重,摇头道:?#25300;?#26366;见过这种阵法结构。古怪,真?#26538;?#24618;。这些星图中的阵法是用来架构神魔身体的,但却可以像日月星辰一样发出光芒,这种阵法结?#20849;?#31616;单,?#19978;?#36825;些阵法,没有一个对的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屠夫道:“时间太短,我只能记得这些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瞎子细细检查,盘算道:“这些阵法,架构了神魔的身体,其实也是解构神魔的身体。杀猪的,你明白这意味着?#35009;?#21527;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屠夫思索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倘若让神通者按照这种阵法结构排列,可以拥有神魔之威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心中微动,让炼气士按照这些阵法结构来排列,催动阵法,相当于神魔在世?

              那么这种阵法催动起来,威力是何等惊人?

              “?#19978;?#19981;是完整的阵法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瞎子摇头道:“你画了这么多,没有一个是完整的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种可能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的眼睛中迸发出惊?#35828;?#20809;芒,走出殿外,抬头看向天空,喃喃道:“这些阵法结构,极有可能是那些神魔的元气运?#26032;?#24452;。天上的每一颗星辰内的阵法,都有可能是一套完整的神魔功法!一个莫大的宝库,就藏在天上,?#19978;?#19981;能亲自去那里看一看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心头怦怦乱跳,一颗星辰,代表着一种神魔层次的功法?

              天上的日月星辰星宿星斗何其之多?

              这岂不是说,天图中藏着数以万?#39057;?#31070;魔功法?

              三大圣地,道门、大雷音寺和天圣教,他们的绝学都被誉为成神成佛成魔的功法,能?#28784;?#31435;?#20004;?#19981;倒,这三门绝学的作用非同小可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在天上,竟然还有数以万?#39057;?#19981;逊于三大绝学的功法,想一想都令人激动!

              然而激动之后,秦牧感觉?#38477;?#21364;是恐惧和恐怖。

              大恐惧,大恐怖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希望这片天空,永远不会被鲜血?#31454;臁?#21542;则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他骨?#27704;?#25112;栗起来,当延康国的天空被鲜血?#31454;?#30340;时候,天空中的日月星辰将会变成一尊尊可怕的神魔从天而降!

              这简?#31508;?#26411;日般的景象!

              突然,秦牧心有所?#26657;?#21521;东方看去,只见一艘巨大的龟甲船正在山川间行走飞驰,巨龟如船,腾蛇振翅,大旗飘扬。

              延康国师也察觉到动静,来到他的身边向东方看去,但见大水如同一道巨型的海浪,浪涛上站着一个袒露胸膛的大?#28023;?#25163;?#21482;?#37329;角矛。

              空中则是一位背插双翅的女子振翅飞行,羽翼振动间风?#22368;?#28378;,?#20570;?#20132;加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来了,果然来了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村长飘起来,露出激动之色:“我老了,他们却还没有老,他们还活着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龟甲船来到山庄外,突然顿住,一个个龟背缠蛇的玄武族人从龟甲船上飞身落下。

              那艘巨大的龟甲船腾蛇飞舞,接着船头震动,冒出一颗巨大?#29287;?#22836;,口鼻间喷出火光和浓烟,眼睛四下乱转,高声道:“玄武族玄圣武,来见人皇!”

              而那个驾着大?#35828;?#22766;汉脚下浪涛飞速降低,哗啦一声落在山庄门前,身后浪涛消失:“鲲族鲲王,来见人皇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空中的女子双翅一收,风雷悉数藏于羽翼之下,落在地上:“翼族翼王,应邀前来!”

              秦牧连忙取出人皇印,托在?#31181;校?#36814;上前来,道:“诸君远道而来,不胜感激,请入庄一叙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鲲王、翼王和玄圣武惊讶,那玄武龟甲船突然震动,越来越小,化作一个龟背缠蛇的雄壮男子,小声道:“人皇越活越年轻了,以前还是个中年?#35828;摹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鲲王道:“圣武兄,你说的那个人皇多半已经死掉了,人族不像咱们,活不了这么长时间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玄圣武松了口气,笑道:“死掉了?#33579;?#27515;掉了好。那个?#19968;錚?#24635;是没事找事,天天愤世嫉俗的,寻我们做这个做那个,烦也烦死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村长本欲飘出来见见故人,闻言不?#23665;?#20303;,悻悻不语。

              突然,地底传来人声,叫道:“土行神族族长?#21015;小?#21710;呀!”

              大地震动一下,山庄门前冒出一个?#20197;?#31967;的脑袋,头上鼓着一个大血包,怒气冲天:“哪个没天良的,把石头也炼得这?#20174;玻俊?/div>
          012期特码资料

            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极速时时软件 宝贝全计划 时时彩怎么才能稳赚 开时时彩平台 北京赛pk10精准计划网 飞艇稳赚计划怎么买 莆田三公游戏下载 7070彩票下载app 时时彩全天计划 张柏芝艳照门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