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新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幕后 > 第746章:是他们 (一)
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个,辞修,情报可靠吗?#20426;?#27987;重浙江奉溪口音问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委座,从情报的具体内容看,再经过作战厅的比对,几乎可以确定这就是真的。”陈辞修十分肯定?#24149;?#31572;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此详尽的作战方案,怎么会落入我们的手中?#20426;?#32769;蒋微微一点头,“情报的来源呢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第二厅情报处潜伏在上海的一个情报组发回来的,代号:死神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死神,很好,若是能确定这份情报的准?#27832;裕?#37027;这个‘死神’小组是立下大功了,应当重奖。”老蒋重重的点?#35828;?#22836;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委座,现在这份作战方案泄露,日军很有可能会提前行动,要不要马上提醒一下薛伯陵,让他提前做好应敌准备?#20426;?#38472;辞修询问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先确认一下情报的真实性,不过,倒是可以先提醒一下薛伯陵,让他做好防范措施。”老蒋想了一下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,委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样,总长,委座怎么说?#20426;?#21556;磊等在侍从室外面,见到陈辞修?#27704;?#38754;出来,忙上前问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委座也认同情报的是真的,已经明我起草电报提醒薛伯陵,对长沙会战部署做出相应的调整。”陈辞修道,“老吴呀,若是情报准确,你们二厅一处这一次可是立了大功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不是一处的功劳,是人家‘死神’小组的功劳。”吴磊忙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倒是不贪功,很好。”陈辞修非常赞赏的说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前方潜伏的情报人员拿命换来的功劳,我们在家里坐享其成,可不敢贪一分一毫。”吴磊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说的是呀,走,跟我去作战厅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“韦大铭,你个混蛋玩意儿,要不是唐纵跟我讲,本来属于我们军统的功劳,全让你给你拱手送人了!”戴雨农很快就接到了侍从室六组唐纵的电话,知晓了大概始末,气的他直接到二厅电讯处,韦大铭的办公室,把韦大铭骂了一个?#36153;?#28107;头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其实戴雨农也不敢贪“死神”小组的功劳,可一直以来“军师”其实都不在乎什么立功什么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所以他可以堂而皇之的将“死神”小组在上海立下的功劳都算在了军统的头上,尽管“死神”小组根本不算是军统的人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下好了,本来就是挂靠在一处下的“死神”小组,这一次立下大功,人家一处还会看不见吗?

              这样一个可以随时不断的立功的情报小组,那还不焐在手里,供在心里,把一处最好的资源都砸过去?

              今后想要人家免费给你送功劳的事儿难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局座,我也没想到他们真的能弄到日军进攻长沙的绝密情报,这个‘死神’小组平日里,除?#27515;?#34892;汇报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放屁,我难道没嘱咐过你,但凡‘死神’小组发来的电报,你们电讯处一定要第一时间报告吗?#20426;?#25140;雨农破口大骂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,可是,过去我们上报的时候,毛主任都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都什么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“都直接扔进纸篓里……”韦大铭期期艾艾一声,他虽然是少将军衔,可在戴雨农这个上校面前,却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。

              毛齐五就站在戴雨农身后,十分?#38480;?#30340;咳嗦一声,想开口解释,却不想戴雨农正在火头上,马上闭上嘴巴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戴雨农?#27604;?#30693;道,一些无关痛痒?#24149;?#25253;,毛齐五都替他挡掉了,要不然,他这个军统局?#26412;?#38271;岂不是要累死?

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件事跟毛主任有什么关系,韦大铭,告诉你,这是你的问题,对情报一点儿敏.感都没有,日军进攻长沙的情报,你居然一点儿都不关心,这是失职,知道吗?#20426;?#25140;雨农?#20384;?#26021;责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,是,卑职失职。”韦大铭连连低头承认错误,?#26412;?#21518;面都已经湿透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?#23567;?#27515;神’小组发来的电文原文吗?#20426;?#25140;雨农一伸手问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韦大铭?#25104;?#19968;白,额头上的汗珠滚落下来:“吴处长让他的孙副官盯着报务员抄收电报,把抄收的?#20934;?#20840;部拿走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?#20426;?#25140;雨农气的想要给韦大铭一个大耳刮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吴处长说,事关机密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,所以,原始电文全部都被他取走的,还说日后若是想要留?#24403;?#23384;,可以找他来要。”韦大铭解释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韦大铭,你让我说你怎么好呢!”戴雨农指着韦大铭的鼻子,要不是顾忌对方的面子,真想抽下去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还有,吴处长?#25329;選?#27515;神’小组的电台呼号和频率要走了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完了,完了……”戴雨农感觉天旋地转,原本“死神”小组联系重庆方面必须通过军?#24120;?#20182;们没有直接上达天听的渠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现在可倒好,居然拱手送出去了,这‘死神’小组本来就挂靠在一处的名下,人家一处更加名正言顺的直接跟‘死神’小组建立联系。

              而且,从此以后“死神”小组完全可以撇开军?#24120;?#30452;接跟高层联系,说不定,还会让他靠上陈辞修的高枝儿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下子,还没煮熟的鸭子就飞掉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?#21015;?#33510;苦的想要收编“军师”这支?#28216;椋?#26368;终还是做了嫁衣,唯一还能接受的是,“军师”和铁血锄奸团没去投靠共产党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“总长,这‘死神’小组虽然是戴雨农?#37034;?#30340;,可他们跟军统的关?#25377;?#19981;好,如果不是这样,他们也不会挂在我军令部第二厅的名下了,过去,军统掌握着与‘死神’小组的联系的通道,我们就是想插手也难,现在好了,我已经拿到了他们的呼号和通讯频率,只要以军令部第二厅的名义,变更呼号和频率,就可以切断他们跟军统的联系,然后这支情报小组就属于我们的了。”从官邸出来,吴磊坐在车上小声的对陈辞修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这方法可?#26032;穡俊?#38472;辞修?#34892;?#24515;动,一个情报小组他未必能看得上眼,但一个能在上海敌人心脏地区潜伏,并且能搞到机密情报的情报小组那就?#26723;?#37325;视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谁不希望自己立的功劳多一些?

              “总长,我已经?#26085;?#21518;奏,变更呼号和联络频率了,现在,军统?#28508;?#20272;计已经联系不上‘死神’小组了。”吴磊嘿嘿一笑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吴兄,你这下手够快的呀。”陈辞修惊讶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要是慢一步,那戴雨农可不是吃素的,估计早就想到我们前面去了。”吴磊呵呵一笑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这本来就是你们二厅的工作,老徐?#28508;呶一?#25171;招呼的,让他协调一下。”陈辞修点?#35828;?#22836;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谢谢总长。”吴磊忙道,今晚这件事,他是越级上报了,这在官场上是犯忌讳的事情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但是事关重大,这个功劳吴磊也不想让给别人,现在有陈辞修背书,他就不怕有人找他麻烦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现在担心委座不?#25954;?#23432;长沙,而薛伯陵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,这两人要是拧起来,我夹在其中,真是头疼呀。”陈辞修略显疲倦的表情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长沙若不守,我们还能?#35828;?#20160;么地方?#20426;?#21556;磊气愤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希望这一次获得日军进攻方案的绝密情报,能够给未来战局多一点胜算,这样,我们就能多一分胜利的希望。”陈辞修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按照情报上日军进攻的时间推测,我们至少还有一个星期的准备,但日军一旦知道情报泄密,很有可能会提前进攻?#20426;?#21556;磊道,“所以得马上提醒薛副司令长官,做好战斗准备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此事要快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“变更呼号和频率,怎么回事儿?#20426;?#38470;希言接到重庆发来的密电,?#34892;?#24778;讶,按照规矩,每隔一段时间是要变更一下呼号和频率,以免被日军监听部门发现。

              但是,他们过去联络的并不勤快,相互之间也就是一些无关痛痒的问候语,有时候就是回一句,上海的天气如?#38382;?#20040;的,就是报一下平安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些电?#24149;?#26412;上没什么价值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觉得,应该是咱们这份情报太重要了,而且发的时间太长了,如果继续用这个频率和呼号?#24149;埃?#24456;容易被日军给盯上?#20426;?#37101;汉杰分析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有道理,联络时间改变了吗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改成凌晨一点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过去怎么回,以后?#31449;?#23601;是了。”陆希言道,“控制好发报时间,别让日本人给盯上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明白,先生,这都快凌晨两点了,您睡一会儿吧。”郭汉杰道,“等丁二哥他们安全了,?#19968;?#31532;一时间向您报告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嗯,我睡一会儿,明天?#25346;?#19978;班呢。”陆希言点?#35828;?#22836;,这一晚?#20185;?#32463;高度紧张,总算是把这件事给圆满完成了,这会儿松懈下来,一阵乏意向他袭过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天亮之后,晴气庆胤带着浅野一郎一行来到事发地点。

              尸体早已被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梵王渡驻军整理和收拾好,摆放在路边了,但是其他东西都没动,包括被打烂的小轿车和卡车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一名日军大?#20061;?#36807;来,晴气庆胤敬了一个礼:“长官,现场发现尸体一共是三十七具,都在这儿了,我们以现场为圆点,五公里为半径,所有的能藏?#35828;?#22320;方和住宅,没有发现竹下俊少佐的踪迹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知道了。?#40763;?#27668;庆胤带着手套的右手轻轻一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浅野君,看你的了。?#40763;?#27668;庆胤把浅野一郎带来,自然是借助他在追踪痕迹破案上的能力,如果有人能找到失踪的竹下俊?#24149;埃?#20182;相信这个人只有浅野一郎。

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012期特码资料

            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mzez5"></d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