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新笔趣阁 > 武侠仙侠 > 问天宝鉴 > 第三十八章 体面
              原石公盘已经结束了一个月,夷方城早已没?#35828;笔?#30340;热闹景象,月前那些随处可见的地摊早已了无踪迹,只有那一家家没有招?#39057;?#24215;铺,有气无力地敞着大门,却一整天也难见三两客人上门。
              按照往年的经验,公盘之后的一?#38382;?#38388;,是赌石行业的低潮期,随着时间的推移,赌石生意会逐渐向好,直到下一次公盘方能迎来再一次的高潮。
              夷方城原住民无数,大多吃着赌石这碗饭,行业的低谷影响到的是一大批?#35828;?#29983;计。
              没有生意,就没有收入。
              在公盘大赚一笔的那些人或许可以借此机会安下心来修炼,?#21364;?#19979;一次公盘再大显身手,而那些没赚到修炼资源的人则只能另觅生计。
              战力出色的好说,找个合适的地方打打小怪兽,抛去辛苦危险不说,终归是条提升自己的正途。
              若是战力普通,但手上有其他技能的也好办。什么炼丹炼药,制符制器,只要有一技傍身,无论去到哪里也都算有个安身立命的本钱。
              可若是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的技能,又没本事从野外抢食,那就很难?#19994;?#19968;种体面的生存方式了。
              好在,只要抛去无谓的顾虑,维持生?#39057;?#21150;法终归还是有的。
              在夷方城就有这么一份活计,虽说报酬不高,但也足以维?#32456;?#24120;的生活。重要的是,这份活计门槛很低,?#25105;?#31569;基期的修士便可胜任。若是体修,则炼气后期也没有任何问题。
              “只要你身体健康,只要你不在意什么修士的体面,那这份活计就完全可以成为你职业规划的一部分,帮你渡过人生最艰难的那一段?#37326;?#26102;光。”
              这是一段招工广告词,就贴在某间古色古香的宅?#21644;?#22681;上。
              钱阳就正对着这张小广告在发呆,脸上时不时闪过一丝挣扎。
              怎么说呢?钱大长老活了两辈子,觉得自己多少也算个体面人吧!可世事无常,也不知自己怎么就落魄了呢?
              咧嘴苦笑,钱阳叹了口气:这体面,不要也就不要了吧!
              轻轻叩响宅院的侧门,钱阳调整好了心态,迎着开门的小厮笑了笑说道:“我需要这份工作!”
          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              这一次的原石公盘,谁赚到的钱最多无需赘言,公盘的大赢家从夷方城卷走巨量灵石,而由衍生出来的,足以改变大陆局?#39057;?#21464;化正在默默酝酿之?#23567;?br />    几?#19968;?#21916;几?#39029;睢?br />    赢钱的可以出去浪,输钱的就只能在家里默默垂泪。
              如果有人问,在公盘中输钱最多的是哪一位?想来绝大多数人在略微思考之后都会给出一致的答案,就是那位看见漂亮老板娘就走不动道的色狼,就是那位买原石就像买?#28860;?#30340;土豪,就是那位看起来屁都不懂,却偏偏能在品石师交流会上大放异彩的吴大师!
              这是个谜一样的男人。
              据不完全统计,吴大师在公盘前后败出去的灵石不下两千万,而这些钱九成以上都花在了千姿百态、争奇?#36153;?#30340;各色女掌柜身上。
              两千万灵石是一个什么概念?想一想开山门和无量谷的那一场“世纪大战”的开销,大概就能明白两千万灵石所代表的意义。
              并不夸张的说,几十万灵石就能撬动一场伤亡数百人命的宗门战争,几百万灵石的价值就等同于一家宗门数代?#35828;?#32047;积。
              而两千万灵石在吴大师这里,则只能搏红颜一笑,甚?#20142;?#23567;手都没能摸到。
              这是一个充满了矛盾的男人。
              喜好美女也不吝投入,却始终没能前进一?#20581;?#26126;明有一身不错的赌石技巧,买石头却宁?#27010;?#38065;也懒得挑拣。
              没人知道他在做什么,在世俗的眼光中,吴大师大概就是人傻钱多的代名词。
              钱终归有花完的一天,一向视钱财如粪土的吴大师终于把自己的荷包搞到了干干净净,可他还想要买石头,想买好多好多的石头,然后一块块剥落它们的伪装,看?#27492;?#20204;衣服里边的样子。
              钱是唯一的问题。
              吴大师坐在某个墙角的台阶上,摆弄着手里仅有的三块灵石,咧着大嘴无声哭泣。
              怎么办?控制不了剥石头衣服的欲望,又没钱拥有属于自己的石头,那么办法无非就只剩下了那么一个——去看别人剥石头。
              当然,若能把别人剥石头衣服的过程记录下来,闲暇时再进行一遍又一遍的回放,那就再美好不过了。
              吴大师用力给自己鼓了鼓劲,终于打定主意走上那条符合自己?#24895;褡非?#30340;不归路。
              有钱有体面的活法,没钱那就不要体面了吧!
              按照记忆中的方向走了几条街,吴大师?#19994;?#20102;他的目标,那是?#30424;?#22312;电线杆子上的一则小广告。
          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              多宝宗分堂后的一间?#24425;遙?#21407;本一身肥肉的杨宫执事已经茶饭不思地面壁了整整一个月,身材也神奇地消瘦了不少,那肥厚无比的双下颌无比奇妙地长在了一起,?#39038;?#20046;回复了几分年轻时的帅气。
              和被罚禁足的孟大师不同,没有人逼着杨宫面壁,杨宫也不想面壁,但他实在是不?#39029;?#38376;,作为造假牟利的“主谋”,他真怕一出门就被疯狂的人?#25772;?#25104;碎片。
              杨宫兢兢业业给多宝宗干了一辈子,做?#25105;?#24819;不?#21073;?#33258;己有一天?#35895;?#20250;变成一个如过街老鼠般的骗子,落魄到连大门都出不去了,你说这人设因为什么就崩了呢?
              好在多宝宗里还有人知道他是冤枉的,这个人就是多宝分堂现如今的一把手,翻手可为云,覆手可为雨的崔大堂主!
              一想到这,杨宫死的心都有了,就是这个烂人把他坑到现如今这个地?#21073;上?#22914;今,他的身家性命却偏偏就掌握在这个?#35828;?#25163;?#23567;?br />    杨宫弄?#26469;?#22530;主的心都有,可偏偏连一句?#19981;?#37117;不敢说,就算他自己不怕死也不怕臭,可却不能让自己的一家老小跟着他吃?#19979;洹?br />    这一日,崔堂主照例在睡觉之前来拜访了一下杨执事。这些天,只要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,崔堂主都会在这个时间来和杨宫聊上几句。
              显然,杨宫杨执事那种“我看不惯你,又干不掉你”的悲催心?#24120;?#20250;很轻松地给崔堂主带来一夜好梦。
              作为一个成熟的管理者,崔堂主对于这位被冤枉的执事一向态度良好,即便这么多年杨宫都没给过他好脸色,可他依然坚持着以德报怨,他觉得自己就是这么一个大气的人。
          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崔堂主是很愿意维持这么一个状态的,就让杨宫永远呆在这间?#24425;?#37324;好了,就当养了一个开心果,多宝宗也不差他这么个?#35828;?#39277;钱,可多宝宗终归还是要给那么多受骗的修士一个交代。
              骗子一共有两个,孟大师已经被品石师工会罚了五年禁足,而作为“主谋”的杨宫就得由多宝宗来惩处了,而且这惩处肯定不能比孟大师来的轻。
              对于如何处理杨宫,崔堂主很是犯了难。要说按照杨宫的?#30333;?#36131;”,直接一刀砍了也不?#21448;兀?#23828;堂主也不会心疼。
              可问题是全天下都觉得杨宫是骗子,但多宝宗内部还有不少人是知道事情原委的,尤其是远在中州的宗门高层,他们拿了那么多钱,到最后怎么可能不知道钱是怎么来的。
              高层们都知道杨宫就是个背锅的,不仅无过反而还有功。那他直?#24433;?#26472;宫砍了会不会给高层们留下一个无情无义,?#36172;?#26432;驴的恶劣印象?
              崔堂主做事还是很周全的,他不可能为了一时痛快就在高层心里给自己埋雷,所以犹豫再三,他终于压下了心头恶念,决定给杨宫一个“改过自新”的机会。
              冲着杨宫的后脑勺,崔堂主轻轻咳了一声。
              杨宫懒得理他,自顾自看着墙上隐约的裂纹。
              崔堂主叹了口气,开启了语重心长模?#21073;骸把?#20804;受委屈了。”
              杨宫轻轻哼了一声,无话可说。
              崔堂主伸手拍了?#38590;?#23467;的肩膀:?#30333;諉排?#32946;我们多年,如今遭逢劫难,由不得我们存有私心。能为宗门做些牺牲,倒也是杨兄的荣光。”
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!”杨宫冷笑一声:“我是荣光了,崔堂主可就剩下风光了吧?”
              崔堂主摇了摇头:?#25226;?#20804;的牺牲是宗门所需,我负重前行亦是宗门所需。不过是能力不同,责任不同罢了!”
              “?#28909;?#37117;是宗门所需,要不我们换换?”杨宫的话里带着嘲弄。
              崔堂主扯扯嘴角:“我知道杨兄有情绪,可谁让你偏巧正处在需要牺牲的位置上,这能怪得了谁呢?要怪也只能怪命运无常,造化弄人吧!”
              “命运无常?造化弄人?”杨宫一?#28526;?#24868;:“依我看,弄?#35828;?#37027;个就是你吧?”
              崔堂主一怔,脸上却闪过不易察觉的自得之色:就是我弄的你!你能把我怎么?#21361;?br />    当然,这话肯定是不能这么说,崔堂主压着笑意深深感叹:“世事如海,我等不过是无边瀚海中的一叶?#35910;?#33311;,大势所趋,我也不过是随波逐流而已,若有得罪,杨兄万物?#19968;场!?br />    杨宫跟他辩不起是非,势不如人,人家说什么都是道理。
              ?#20843;?#21543;!你打算如何处理我?”杨宫早知自己有这么一天。
              崔堂主转了转眼珠:?#25226;?#20804;也清楚,按照你背负的罪责,宗门断然要取你性命,表态为其一,给天下人一个交代为其二,容不得情面。”
              一听这话,杨宫霎时间浑身颤抖,难道就这么?#24187;?#19981;白地去死?天下还有比这还冤的事情么?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真要杀我?”杨宫猛地转过身来,牙根咬得咯咯作响,眼中的恨意喷薄而出。
              崔堂主不自觉退后了一?#21073;?#24515;里没来由地?#34892;?#21457;慌,他的本意是想吓一吓杨宫,看?#27492;?#27714;饶的丑态来满足自己的某种恶趣味,可谁曾想,求饶没看?#21073;?#21364;看到了疯狂。
              ?#25226;?#20804;冷静!”崔堂主忙道:“我深知杨兄有功于宗门,多次告请宗门网开一面,今日也终于得到宗门首肯,杨兄……你不会死的。”
              崔堂主一边说话一边后退,还不可?#31181;频?#19968;直吞咽唾?#28023;?#29983;怕杨宫一时冲动之下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,直到他的?#20843;?#23436;,看杨宫有了放?#19978;?#26469;的趋势,才深深呼出了一口长气。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杀我了?”杨宫勉力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:“那你要将我怎样?”
              崔堂主不敢再废话,干脆利落地说道:“逐出宗门,永不?#20174;茫 ?br />    杨宫眯起了眼睛,数个呼吸后狠狠点?#35828;?#22836;:“好!”
              ?#25226;?#20804;放心,你的家小宗门一定好好照顾,断然不会让杨兄心寒。”崔堂主又道。
              杨宫冷冷一笑:“希望如你所言,否则……哼!”
              崔堂主又咽了口唾沫,他突然发现杨宫给他的压力?#20843;?#26410;有的大。
              打架他当然是打不过杨宫的,但他们之前都是有身份的人,玩的是规矩,杨宫无论如?#25105;?#19981;会跟他动粗,所以他一点都不怂。
              ?#19978;?#22312;杨宫连身份都没了,崔堂主毫不怀疑,如果杨宫的家小有个什么?#30446;?#30896;碰,他绝对会跟自己不死不休,这……也太野蛮了!
              ?#25226;?#20804;今后有何打算?”崔堂主不想再跟杨宫打交道了,他心里?#34892;?#27809;?#20303;?br />    杨宫却乐了,抛却了身份的限制,他意识到眼前这个烂人?#20154;?#20043;前想象的更烂,简直一无是处!
              ?#25353;?#22530;主放心,我不会离你太远,?#19968;?#19968;直默默注视着你,当然,为了怕你?#24120;?#25105;不会在你眼前出现,只会站在你背后,站在你看不见的地?#21073;?#30475;你步步高升,看你平步青云。”
              崔堂主后背上的冷汗不自觉的滴落,?#30733;?#30528;笑意:“不知杨兄打算以何为生?”
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个就不劳崔堂主挂念了。”杨宫瘆?#35828;?#31505;了笑:“我就是个粗人,比不得堂主大人身娇肉贵,在哪都能混一口饭,你可知道我在进多宝商会之前是做什么的?”
              ?#30333;?#20160;么的?”崔堂主呆愣愣地问道。
              杨宫斜了他一眼,推门而出:“那是你这种‘体面人’所理解不?#35828;?#33635;光!”
          012期特码资料

            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mzez5"></d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