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新笔趣阁 > 女频频道 > 一生风月且随缘 > 第七十七章 巧合


              知道彭令弗被孙光远养在宝昌路的一栋小楼里,易欢就想去见见她,问问她到底是什么意思,可是坐着陆霆的车,从前面经过,见外面有士兵把守,就知这面怕是见不着。且不说她没有足?#22351;?#20154;手,就是有,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,在沪城与沪东军起冲突,无疑?#19988;月?#20987;石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姐,我可以想办法将那两人引开。”周震南观察过后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用了,回去吧。”易欢不想冒险,彭令弗若是想见她,自会想办法找她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?#24213;?#20102;十几分钟,转到了正街上,“呯呯呯”前方隐隐传来枪响声,接着街面上乱了起来,然后就见一个男子跌跌撞撞地朝这边跑过来,后面还有一队士兵在追赶他。陆霆见状,赶紧把车停在路边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呯”这一枪打中了那个男子的腿部,他倒下了,可倒的地方?#34892;┎欢裕?#20182;倒在了陆霆的车前,连累着他?#19988;?#34987;士兵包围了。易欢坐在?#36947;?#19981;敢动,陆霆下车要与他们交涉,却被士兵用枪指着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时一辆车开到陆霆车前停了下来,从车上下来两个高大壮实的男人,接着一只穿着军靴的大长腿从车?#20185;?#20102;出来,踩在地上,一个高大的男子从车上下来,他穿着藏蓝色的大风氅,黑色的西装白衫衣和马甲,剑眉星目,气宇轩昂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男?#28216;?#36947;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报告少帅,我们抓到接应他的人了。”穿着上尉军服的男子答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哎哎,你说什么呢,这个人阿拉不认识。”陆霆一着急,方言冒了出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说不认识,哪他为什么朝着你车上跑?”上尉问道。那男人被堵住了嘴,什么话说不出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他为什么朝?#39029;?#36793;跑,他慌不择路。”陆霆也很郁闷好吧,“陈少帅,你应?#27809;?#35760;得我,上回我们一起吃过饭的,我是陆家的陆霆,我父亲是文化厅的陆静庭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陈泽杭扫了陆霆一眼,瞧着是有点面熟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易欢和周震南也从车上下来了,易欢淡定地道:?#21543;?#24069;,您见过谁会带着女眷出来做接应的?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陈泽杭从易欢下车时,就注意到她了,沪城很多姑娘都烫着发,穿着西洋?#22815;?#32773;是改良的旗袍,极少穿这种旧式的衣裙,可这姑娘长得美,穿得不显土气,清纯干?#22351;?#27668;?#25163;?#24102;着三分的娇媚,看得他的?#21335;?#34987;羽毛轻轻地撩动,痒痒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带女眷来接应,让人不提防。”陈泽杭盯着易欢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要这么说的话,这满大街的人都是来接应他的。”易欢嘲讽地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名字。”陈泽杭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?”易欢一怔,话题?#22351;?#22826;快,她一下没?#20174;?#36807;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的名字。”陈泽杭声音?#32479;?#22320;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易欢。”易欢老实地答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欢喜的欢?”陈泽杭问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。”易欢点头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不是沪城人。”陈泽杭肯定地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是蓟州人。”易欢答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来沪城做什么?”陈泽?#25216;?#32493;问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坐船去花旗国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出国做什么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读书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他是你什么人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侄儿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陈泽杭盯着易欢,“他是你侄儿?”两人年龄相仿,他以为两人是一对小情侣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二嫂是他的亲姑姑。”易欢解释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他是你什么人?”陈泽杭的目光落在了周震?#20185;?#19978;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哥哥。”易欢答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名字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周震南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为何不同姓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?#19988;?#23478;收养的孤儿,小姐叫我一声哥哥,是在抬举我。”周震南?#26469;稹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“上街做什么?”陈泽?#25216;?#32493;盘问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女人上街能做什么,闲逛买东西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现住在哪里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陆家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船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五月十九日的船。”易欢有?#26102;?#31572;,连顿都不敢打,更不敢撒谎,就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行了,让他们走。”陈泽杭排除了三?#35828;南?#30097;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谢谢少帅,少帅英明。”陆霆拍了下陈泽杭的马屁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易欢虽有点意外,不过陈泽杭肯这么轻易地让他们走,是件好事,不敢多言,赶紧上?#36947;?#24320;。

              回到陆家,发现?#20197;?#31967;的,陆霆抓过一个下人,“出什么事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大小姐从楼上摔下来,磕破头,送医院去了。”下人答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陆霆拍头,“她就不能好好地走路吗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送去哪家医院?”易欢问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仁和医院。”这家医院离陆家最近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陆霆开车往仁和医院去,跟护士打听到陆露住的病房,三人就过去了,刚走到三一二,就听里面的人哇哇大叫,“庸?#21073;?#20320;们这帮庸?#21073;?#21710;?#20174;从矗?#30171;痛痛啊,痛死我了,你们能不能轻点?我是人,不是?#23601;罰?#31561;小爷我好了,小爷一定拆了你们这鬼医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声音很熟悉,陆霆上前将门推开一条缝,易欢往里面一看,就看到周季醇在鬼哭狼嚎。见真是熟人,陆霆走了进去,“季醇,你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是吧,消息传得这么快?”周季?#23395;?#35766;地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陆霆道:“什么消息?我们不是听到消息来的,我们是来看?#22581;?#30340;,听到这房间里叫声惨烈,就进来?#32431;矗?#27809;想到是你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?#22581;堆就?#24590;么了?”周季醇问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从楼上摔下来。”陆霆如实告知,“她就住在你隔壁的病房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不会吧,这么巧?”周季醇不敢相信,那刚才他的惨叫声,陆露不是全听到了,又成把柄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就是这么巧。”陆霆耸肩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们去看?#22581;堆就?#21543;,不用管我。”周季?#20960;?#20154;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三人出来进了隔壁病房,方氏?#22836;?#23567;小守着陆露,询问了一下陆露的情况,得知虽然她从楼梯上滚了下来,但?#24039;说?#24182;不重,额头磕了一下,脚第四次崴伤。等冯小小和易欢说完话,陆露开口问道:“隔壁房里是不是周季醇那个怂货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冯小小轻拍了她一下,“又乱说话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陆?#22810;?#22068;,“他本来就是怂货,到底是不是他啊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是周季醇。”陆霆答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他怎么了?在那边鬼喊鬼叫的。”陆露问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陆霆答道:“脚断了,在正骨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陆?#35835;?#21051;发出一阵?#20197;擲只?#22320;笑,“快,推我过去?#32431;?#20182;那丑样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脚受伤了,你给我安分点。”冯小小瞪她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?#30333;?#27597;,娘,让小姑姑和陆霆留下来陪我,你们回去吧。”陆露嘻笑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阿霆留下来可以,让你小姑姑留下来做什么?”冯小小不想麻烦易欢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有话和小姑姑说。”陆露?#21487;?#36947;。

              冯小小冷哼两声,道:“我看你是想使坏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娘啊,我是你亲闺女,你要不要这么说你女儿?#21073;俊?#38470;露不依地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知女莫若母,你撅起屁股,我就知道你拉什么屎。”冯小小?#34920;?#22905;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娘啊,你是贵妇人,说话不要这么粗?#21834;!?#38470;露捂脸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妹,走,别理这疯?#23601;貳!?#20911;小小叫易欢一起离开。

              ?#30333;?#38498;很无聊,我陪她聊会天。”易欢笑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冯小小听这话,?#22351;枚月?#38706;道:“不许跟你小姑姑提不合理要求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知道了知道,你?#24378;?#36208;吧。”陆露赶她们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方氏?#22836;?#23567;小一走,陆露?#32479;?#30528;要坐轮椅去隔壁,陆霆板着脸道:“娘叫你安分点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去探望一个认识的病人,这不叫不安分,这叫有礼貌,对?#27426;裕?#23567;姑姑?”陆露寻求易欢的认同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易欢笑而不语,陆霆鄙夷地道:“巧言令色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我不去隔壁,我去外面花?#21543;突?#24635;行了吧?”陆露?#30446;冢?#22312;这里听周季醇惨叫,吵死了,没办法安静养病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陆霆还要说什么,易欢算是看出来了,陆露就是想要出去,笑着道:“去花园?#32431;?#33457;也好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很快他们到了医院的花园,如今正是初夏,风?#33151;?#20029;,来花园的病人不少,陆露笑盈盈地道:“阿霆,怎么样?#21487;突?#26159;比在房里听周季醇乱叫好多了吧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易欢拿手帕将木椅擦了擦坐下,“?#22581;叮?#20320;留我下来要跟我聊天,想聊什么?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姑姑,这个是不是你写的?”陆露从身后抽出一本书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易欢接过一看,是那篇《我有一个梦想》,哑然失笑,道:“是我写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今天早上看到,还以为是同名同姓呢,没想到真是小姑姑写的,小姑姑,你写得真好,我看得热血激昂的。”陆露就拿着这本书,想去找易欢,一脚踩空,从楼上滚了下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几个月前的事了,易欢早就抛到脑后去了,没想到陆?#38431;?#32763;了出来,笑笑道:“随便写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姑姑,你还写?#30007;?#25991;章?告诉我,我要找来看。”陆露兴奋地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喜欢写这些,这一篇也是被我同学逼着才写出来的。”易欢实话实说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姑姑,你这么好的文笔,怎么能不写呢?”陆露?#26408;?#36951;憾,“我们先生说,笔可做武器,?#34915;?#31038;会的黑暗面,批判那些敌人,唤起民众的爱国之心,为国家的富强而奋斗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文字再激昂,也不及一盒?#35753;?#30340;药。”易欢淡笑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姑姑去国外,打算进医学院吗?”陆露问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还没决定,到时候看情况。”易欢到是想进医学院,只怕她三姐不会同意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姑姑,你还是学文吧,你可以写小说、写诗,又轻闲?#36136;?#26381;。”陆露怂恿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写字太辛苦。”易欢摇头,要是有电脑、打?#21482;?#22905;到是会考虑当作家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那学?#31361;?#21543;。”陆?#37117;?#32493;建议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更喜欢我国的水墨画。”易欢笑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又闲聊了一会,陆霆被晒得难受,“花赏够了没有?可以回病房了吧,?#20154;?#20102;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四人回病房,到楼梯口,就被拦住了,易欢看到陈泽杭,他比那些士兵都要高,他的副官道:?#21543;?#24069;,周四少就在三楼三一二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陈泽杭点?#35828;?#22836;,迈开大长腿往上走,他们到了二楼,易欢四人才往上走,陆霆背着陆露,周震南拿着轮椅,刚下来时,是叫护工连人带轮椅给抬下来的。上到二楼,陆霆气喘吁吁地道:“?#22581;叮?#20320;少?#32536;?#21543;,你真是比猪还重,我快背?#27426;?#20320;了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又没背过猪,你怎么知道我比猪还重?”陆露质问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看过别人背过猪,没我这么吃力,我就知道你比猪重。”陆霆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啊呸,是你力气小,你没用好吧。”陆露嫌弃地撇嘴。

              姐弟俩一路斗着嘴,上了三楼,陈泽杭站在三一二的门外抽烟,几个士兵拦着路,易欢上前道:“我们是三一三病房的病人,我?#19988;?#36807;去,麻烦你们让一让,谢谢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陈泽杭听到声音,看了过去,就见一个多小时之前在街上见到的那个姑娘,俏生生地站在那儿,眸光微闪,走了过去,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抓犯人,她在现场,受伤者,她又出现,难免不让人怀疑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侄女儿从楼上滚下来,磕伤了头,脚也崴伤了,我是来探病的。”易欢指着后面的陆露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陈泽杭看了过去,陆露的头和脚都包着纱布,坐在轮椅上,陆霆和周震南站在轮椅后面,微微?#20037;跡?#30495;的有这么巧?#31354;?#26102;,周季醇在屋里听到声音,?#27809;?#22763;推他出来了,“表哥,你可来了!咦,表哥,你也认识Vyvyan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Vyvyan?”陈泽杭看易欢的眼神顿时犀利起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易欢镇定地答道:“Vyvyan是我的外文名字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“季醇,你认识他们?”陈泽杭问道。

              周季醇点头,“认识,那两个是陆家的,陆露和陆霆,这个是他们的小姑姑易欢,那个?#19988;?#27426;的随从周震南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名字没有错,对周季醇,陈泽杭是信任的,最后一点疑虑消除了,“让他们过去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四人刚从陈泽杭面前走过去,周季醇就急不可待地道:“表哥,你赶紧给我办出院,我这也不是什么大病,不过是断了腿而已,回去一样可以休养。”隔壁住着陆露那个?#26087;嘌就罰?#20182;还是回家里呆着比较好。

              陈泽杭没答话,示意护工将人推回病房,“说说那几个人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周季醇把知道的说了,还着重赞美了易欢的容貌,一阵痴迷样,听得陈泽杭眸色微沉,道:“我去为你办理出院,回家养着,也是极好的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
          012期特码资料

            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mzez5"></d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