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荒诞猎手 > 第十七章 被捕
              再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,哪怕郑经是一个超能者也架不住长时间的激烈战斗,他必须要想办法打破僵局。

              弱点之眼所标注的弱点,对这个流浪汉来说根本就不存在,郑经都把他蛋蛋踢碎了,他的行动还是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所以郑经毫不犹豫的解除了猎杀之指的效果,用中指打了一个响指,洞察之眼现身,借助洞察之眼超凡的洞察能力,他要在这流浪汉身上找到突破口!

              洞察之眼出?#37073;?#37073;经眼中的世界再次变的不同,各种细微的线索化作信息钻入郑经的脑海之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流浪汉的动作十分单一,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一样,所以操控其身体行动的应该不是他自?#28023;?#36824;有别的东西存在着。

              在流浪汉的身后,隐?#21152;?#30528;一层白雾,白雾仅仅的贴在他的身后,操控着他的身体。

              郑经向洞察之眼中增加能量,才终于看清这白雾的真面貌,那是一个白衣黑发的女人,她的身体轻飘飘的,就像没有骨头一样,面色苍白看不见一丝血色。

              流浪汉的脚跟踩在她的?#20598;?#19978;,她的手臂放在流浪汉的手臂下,身体半依附在流浪汉的身上,以此来操控他的身体。

              之前郑经所有的攻击都落在了流浪汉身上,自?#24187;?#26377;对这个白影起到应有的效果。

              看清?#20439;?#20917;之后,一道记忆出现在郑经的脑海之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鬼.港种

              能力:附身,灵体攻击,初级迷幻

              弱点:童子尿,舌尖血,符箓,朱砂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和上次面对猎人协会的荒诞种一样,这段信息出现的也十分突兀,并不是来自洞察之眼,而是来自于?#26469;?#30495;的记忆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上次还可以解释为?#26469;?#30495;对吸血鬼印象深刻,而这次显然不是如此,?#26469;?#30495;的记忆中,怕不是有大多数荒诞种的详细资料!

              郑经顾不得细想,细想下去他就被这?#19968;?#25171;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符箓和朱砂他没有地方搞去,童子尿他倒是有,但是?#20154;?#25226;小兄弟?#32479;?#26469;,再往流浪汉身上嘘嘘,说不定都被这?#19968;?#25171;到断子绝孙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所以郑经?#34987;?#31435;断,直接咬破舌尖,由于正在肉搏中,他一不小心咬出的?#19997;謨行?#22823;,片刻的时间就流了一大口血。

              郑经把混着口水的舌尖血吐到流浪汉的身上,流浪?#22909;?#20160;么反应,但是他身后的白衣女子却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啸,飞出流浪汉的身体,震的郑经耳朵生疼,最后消失不见。

              白影飞走之后,流浪汉的身体轰然倒?#20800;?#37073;经凑过去看看,发现这哥们已经被他打的半死了。

              其实如果不是有那白衣女鬼附着在流浪汉的身上,减轻了一些郑经对他的伤害,这流浪汉早就已经被郑经打死了,毕竟的力气比普通人大不少,而且招招冲着要害。

              他正要打电话叫?#28982;?#36710;,就看见两个带着黑色?#36393;?#24125;?#26408;?#21592;跑了过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两个警员分别?#33618;?#19968;女,身穿黑色?#26408;?#26381;,头上带着黑色的圆形?#36393;?#24125;,整个华府大区?#26408;?#21592;都是如此穿?#29275;?#25152;以他们一般被称为黑帽子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哎,你们来的正好,这伙计?#35828;?#19981;轻,快送到医院救治。”郑经欣喜的对这两个警员说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他是怎么伤成这样的?”

              容貌秀丽女警皱着眉头问,他们正在附近巡逻,有人和他们报案说这附近有人打架,打的还挺狠,他们就连忙赶了过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打的。”郑经挺着大舌头,口齿不清地说。

              两个黑帽子互相看了一眼,之前他们还不确定郑经是不是施暴者,现在郑经自己直接承认了,也省了他们不少事情。

              于是两位警官干脆利落的?#32479;?#19968;副银亮?#23064;?#23376;给郑经带上,并准备给郑经单独找一个套房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两位警官,我才是受害者啊,是他突然袭击我的。”郑经委屈的对两个警员说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女警看了看被打到半死,多处骨折的流浪汉,再看看除?#20439;?#36793;全是血,其他地方只是?#34892;?#29436;狈的郑经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俞警官,这个嫌犯你带回警队去吧,我要先把这个伤者送到医?#28023;?#19981;然可能会出人命。”男警员一边检查流浪汉的伤势一边对女警员说。

              至于为什么让一个女人去护送明显就很危险的郑经,当然是因为这个女人?#20154;?#26356;能打的多。

              被那女警员推搡着走出小巷,郑经略有苦恼的说:“女英雄,我是自己人,论警衔?#19968;?#27604;你高哩,而且是那个疯子?#35748;?#20987;我的,我是正当防卫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郑经当?#24187;?#26377;说谎,在莫妮卡给的证件之中,有一本警官证,上面郑经?#26408;?#34900;是警督,正经比这个女警级别高的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别套近乎,警?#27704;?#19981;会有你这么残忍的罪犯,你把他打成那样,就算你真是警务人员也?#33618;?#36867;脱罪责!等待你是法律的审?#23567;!?#22899;警义正言辞的说。

              郑经:“说真话怎么没人信呢……”

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    一个破旧的厂房之中,一个佝偻的身影在蹲伏在地面上,在他面前半躺着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。

              这佝偻的身影微微颤?#36466;牛?#19981;时向那女人伸出手,摸索一阵,然后又像是受惊一样把手缩回。

              借着朦胧的月光,可以看到,那裸露出来的手掌赫然生长着漆黑的毛发!

              视线转到他的脸上,就可以看到一副令人惊悚的面孔,覆盖着漆黑毛发的嘴巴向前突出,隐约可以看见毛发之下粉红色的皮肤,他赫然是一只有着人类体型?#26408;?#22823;的老鼠!

              他正在忍受着自己的欲望,?#36824;?#19981;是男女之间的欲望,而是最?#30475;?#30340;,食欲!

              一具毫无反抗的人类躯体就在他的面前,让他没有一丝想法真的很困难。

              好在,他不用再忍耐,一道白色的阴影钻入了这身体之中,女?#35828;?#36523;体开始?#36824;?#21017;的扭动,然后站立起来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该死!让他跑掉了,他竟然成为了一个猎人!”女人表情的扭曲的说,在他愤怒的时候,周围的?#38706;?#37117;有所降低,她赫然是之前的那个白衣女鬼!

              那佝偻的身影被她的表情吓的毛都竖起来了,几步?#35828;?#21378;房的边缘。

              “还是这具身体舒服,如果是这具身体,那个小子根本就无法跑掉!”白衣女鬼做了几个动作说:?#23433;还?#20182;跑掉之后,这具身体就?#33618;?#29992;了,真是太?#19978;?#20102;。”

              老鼠怪的眼睛露出绿色的亮光,他?#34892;?#20852;奋的说:“?#33618;錚?#20320;这身体不要了?那……我可不可以吃了?”

              白衣女鬼白了老鼠怪一眼,直接飞出身体,消失在空气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    而老鼠怪则欢呼一声,破旧的厂房之中传来了令人?#28010;岬木?#22204;声。
          012期特码资料

            1. <dl id="mzez5"></dl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dl id="mzez5"></dl>